金沙国际网址 > 摄影 > 奖参赛作品《为什么不回家》的作者王一主动承

原标题:奖参赛作品《为什么不回家》的作者王一主动承

浏览次数:188 时间:2019-12-21

每天上班后,笔者的必备工作除收发邮件、浏览新闻外,总忘不了到大旗网的精英博客里游走一遭,看看摄影家又有什么新鲜照片上博,评论家又有多少新鲜论述出炉。在笔者目力所及的范围内,精英博客这个实名制的博客群,是眼下集纳摄影界人数最多、队伍最齐整、争论最激烈、学术味也最浓的,博客也成为摄影界进行学术探讨和发表评论的新的阵地。 博客兴起仅两三年时间,最早玩博客的摄影人大都靠贴图起家,是名副其实的图片博客,摄影论述渐入摄影界博客主人们的法眼则是近半年的事情,而发端的地方就是这精英博客。最初在精英博客里安家的,大多如其名所示,是摄影界的精英人物,后来众人慕精英之名而来,先是观赏品评,随即也纷纷落户精英,不管安家此处者是精英还是草根,都不能影响其在摄影界越来越大的名气,也挡不住摄影界人士源源不断地加入。 自留地里种庄稼 如果把摄影论坛之类比作摄影界在互联网上的公有土地的话,博客则更像一块儿申请下来的自留地。博客主人们先得锄草耕种,等秧苗长得差不多了,便邀二三友朋前来光顾,紧接着一传十、十传百地在圈子内外产生影响,其要诀在于您的地里必须有吸引人的干货。虽然博客本是网络日记的一种,但摄影界的大多数博客主人们还是希望博客成为自由表达的一方天地,他们需要众人观瞻评说,需要利用这块可供自由发挥的地盘倾听别人的意见和建议,当然,许多发在博客里的文章也能让来参阅者获益匪浅。从这个意义上讲,摄影博客的主人们此举还真有些普及摄影文化的意味。 新华社中国特稿社图片编辑曾璜属勤快的精英博客,他受访时的观点,以前撰写的有价值文论,对当下摄影界某一热点问题的评说以及旁征博引提供的相关资料都是他上传的内容。在华赛金奖作品《中国农村城市化改革第一爆》因涉嫌属合成之作被取消奖项后,出差归来的曾璜贴出《后期图片编辑中可以做的和不可以做的》、《国外主流媒体对图片后期处理的规定》、《惹麻烦的照片》等资料,引述许多案例来告诫新闻摄影同行们。看到网上虐猫图片引发的强烈反响,他则从另一个层面提及传媒的伦理道德问题。 《大众日报》图片总监孙京涛的博客以工作和生活随感、普及型摄影知识介绍为主。像《W.E.D.的操作》、《决定性的瞬间序言》、《图片的评价性》等都是很难得的文论资料,而《怎样拍气候新闻?》等则是从他工作中的发现入手,介绍一些新闻图片的基本知识,既有感性的认识,又有理性的分析,颇有章法。 中央财政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教授刘树勇已停止更新的博客上,更有多篇有价值的长篇论述。他激情澎湃写下的洋洋万言的评论,尤其适合那些真正能静下心来的摄影界内外人士参阅。无论是评说摄影刊物的定位与发展,还是谈论地域性摄影风格的流变,都特立独行。当然,看他写的《睡在画报里的民国女子》及大量附图,可从这些鲜见的老照片中读到更多的历史和文化意义。 单以精英博客来看,鲍昆、陈小波、丁玫、巩志明、许林等摄影界公认的写手们都炙手可热,他们既说摄坛事,也说家事国事天下事,其语辞或婉约或豪放,各成一家。在一个相互链接的区域里将这么多人的新鲜论述一网打尽,对于所有关心摄影的人都是福音。巩志明在第一时间对华赛所做的系列快评已成为精英博客里的经典之一,后来此事被许多媒体报道和引述。有评论说,巩志明们以互联网为平台,通过自身的行动维护了华赛的权威性、真实性,推动了中国新闻摄影界的进步。 除了这些耳熟能详且常在平面媒体上见其图文者外,博客里还藏着不少不显山露水的智者。许多年轻的图片编辑和摄影记者开博,勇于图文并重地表达观点,探讨业务,让看博客的好学者乐在其中。即便是一些其他业界的人士谈及摄影,其角度、其说辞也往往引起摄影界共鸣,能让人若有所悟。 自家地盘开论坛 虽说博客多是自家地面,但终归还是个交流的场地。曾璜开博不久,就曾多次回答匿名或真名的朋友提出的新闻摄影专业问题。以一个人的报道摄影行走博客群中的曾璜一如在日常交流中一样,在网络上同样耐心细致、娓娓道来。 光顾别人博客者大多遵奉雁过留声守则,多少总要发表观点。平日里一年也见不着几面的朋友,更把博客当成虚拟的家,常登门交流。现任财讯传媒集团副总裁的杨浪曾就报道摄影中闪光灯的使用问题与曾璜探讨,曾璜在自己的博客里以《闪光灯在报道摄影中的使用》的长文答之,此文最终见于《大众摄影》杂志,类似探讨让摄影爱好者们既看到过程又看到结果。 几乎每篇有观点、有思想的文章都会引起观览博客者的探讨和解读。而博客主人、知情者则会与提问者、质疑者反复交流,心平气和,也乐在其中。对一篇文章的观点引起争鸣时,更有热心人从各种途径收集资料,提供佐证。对渴求学习与交流的摄影人来说,平日里很难见面的学者专家们在博客上变得容易亲近,变得耐心细致,自然会多有收获。看看对一篇文章进行讨论时,那些长达数百上千字的评论就知道在博客里大家下的工夫有多大了。 可能自由度相对大一些,因而在博客空间里的讨论有时也会带上火药味儿,甚至成为群体论战。孙京涛曾以自己编辑照片的感受为由头,以《用镜头靠近普京》为题,对新华社播发的俄罗斯总统普京参观少林寺的几张照片提出批评。随后,新华社的年轻编辑尹栋逊介绍了编发这组照片的过程,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还有许多新闻摄影从业者参与讨论,使之成为一次严肃的学术探讨。 曾璜以《照片:收藏什么》为题,摘选了自己2005年8月在河南摄影50年摄影论坛上的发言,没想到在引起众人对摄影收藏这个热门话题的关注之后,一个名叫imaxsky 的网友突然闯入引起了一场论争。看似身居国外的imaxsky对曾璜文章提及的话题冷言以对,认为中国没有摄影史,没有铂盐照片,颇有洋洋自得之意,其言说方式及观点让一些摄影界资深人士难以容忍,于是一场针尖对麦芒之势的论战在曾璜的博客上展开,虽然其中不乏不当言辞,但总体上说,这样的探讨还是颇有益处的,起码对收藏摄影技术还是收藏摄影艺术、收藏摄影家还是收藏摄影作品等话题进行的探讨能提供许多资讯。有人认为,类似的争论从某种程度上看,倒是摄影批评的好苗头。 自有根基在博客 当传统意义上的摄影理论越来越被冷落的时候,博客空间里却燃起烽火,引得许多人公开发布论说、阐述观点,一时间让不常码字儿的摄影人都开练文字功夫,就各种摄影话题说东道西,但又不同于论坛里的三言两语。在专业媒体难以大量刊发摄影评论的情况下,在摄影评论相对其他艺术门类的评论处于弱势的前提下,博客,尤其是精英博客里齐聚的摄影人却造就了一方摄影论说的新天地。笔者以为,产生此状,其原因有以下几方面: 其一,博客无限开放的空间和包融性可使言者无罪,也能让话题展开互动。对一些热门文章的评论和跟帖会有数十成百个甚至更多,许多评论本身就是一篇有价值的文论。在博客里,大家的讨论多真诚而热烈,少见论坛里的灌水帖等。 其二,博客给了论说者更多施展的空间。相对于平面媒体的有限容量来说,博客的容量可以达到无限。比如刘树勇写就的《我看近二十年来河南摄影之流变》一文,有勇气刊发的《中国摄影》杂志仅给了两个页码,长达万余言的此文只有在博客才能完完整整、原原本本地呈现,供有兴趣者参阅。 其三,博客有着独特的传播效果。一些旧的文论,像刘树勇的《你老去西藏干什么》,至今还有相应的参考意义,找来找去找不着时,却发现其委身博客里,而像刘树勇这样认真的博客主人还会为旧文加上很长的按语,说一些新的见解,让人温故而知新。即使是旧文,对阅读者来说,也总有新体验。 其四,博客越来越大的影响力。据说,许多平面媒体编辑已开始从博客里选稿了,这的确相当便利,只要博客们有,编辑尽可以拿,前提是双方商定好,避免侵权。 从巩志明的系列快评让华赛组委会火速做出取消《中国农村城市化改革第一爆》的金奖始,博客对摄影生态的影响进一步加大,精英们借助博客这样的草根手段来谈论大命题,有时属不得已之举,但却产生了巨大的力量。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博客提供的大舞台上,摄影评论会找到自己合适的新阵地,而摄影界一直缺少的批评也可能借博客逐渐热闹起来。

4月12日,2009首届北京宛平影像大展新闻发布会在北京举行。本次影像大展将于5月1日至5月10日在北京市丰台区宛平古城举行,大展由北京宛平影像大展组委会、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传媒学院主办,北京万象嘉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承办,由中国纪实摄影大展(1949-2009)、中国纪实摄影大展学术研讨会、农商行杯首届宛平影像城自由摄影大赛、首届中国大学生宛平文化创意节、我的丰台我的家摄影展等多项内容组成。 本届影像大展将汇集当前摄影界许多有影响力的策划人、有代表性的摄影家和新中国各个阶段具有代表性的摄影作品,作为本次大展的主题展,中国纪实摄影大展(1949-2009)将展出侯波、吴印咸、王文澜、解海龙、刘树勇、曾璜、孙京涛等几十位著名摄影家各类珍贵摄影作品2000余件,这些作品代表了新中国60年来纪实摄影发展的最高水平和整体风貌,基本构成了当代中国纪实摄影发展的完整描述。为保持每一纪实摄影作品展示的完整性和纯粹性,中国纪实摄影大展(1949-2009)主题影展全部为个展,即选择摄影家最具有代表的纪实摄影作品,以较大的图片数量对一个影像专题给予完整的展示。

图片 1

图片 2

相关链接:影展总策划霍用灵专访

刘为强的照片与郎树臣的照片拍自同一场景,相隔仅一秒钟,却多了一列火车。首届华赛金奖照片《广场鸽接种禽流感疫苗》上,有两只一模一样的鸽子。“金镜头”奖参赛作品《为什么不回家》的作者王一主动承认,上传的作品是一张PS照。与原图相比,天空多了乌云。>>>>更多图片资讯

1975年3月在山东胜利油田摆拍《学习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画面上毛主席语录的美术字都是我当时现写的,然后贴到墙上我认为合适的位置”,许林介绍说。来源:南方都市报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奖参赛作品《为什么不回家》的作者王一主动承认,但摄影界的大多数博客主人们还是希望博客成为自由表达的一方天地。24日在九寨沟举行的中国新闻摄影“金镜头”奖评选中,一名参赛者主动告知主办方其照片曾经过PS处理,请求取消资格,而另一名本已在初选中入围金奖的作者则被认为图片说明“失实”,“违反新闻原则”而被取消资格。与此同时,摄影界“打假派”许林则在这两天的博客中列举了去年华赛获奖照《广场鸽接种禽流感疫苗》将鸽子用PS技术作假的新证据。至此,从“周老虎”、“刘羚羊”,再到“广场鸽”和最新的“偷猎人”和“天上云”,新闻摄影真实性问题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明天,3月20日(编者注:2008年),第四届国际新闻摄影比赛就要在上海开始了。至今,首届华赛金奖作品《广场鸽注射禽流感疫苗》是否造假依然没有官方结论。最早质疑并一直强烈抨击《哈尔滨日报》记者张亮这幅照片涉嫌造假的《人民日报》高级编辑、中国新闻摄影学会学术部副主任许林,痛恨如今新闻摄影界依然存在的摆拍、合成等造假现象,近两天在博客上把自己以前在《人民日报》当摄影记者时摆拍的故事详细加以披露。

稿件一经选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本网免费将其使用于本网或与本网有合作关系的非赢利性各类出版物、互联网与手机端媒体及专业学术文库等。

《为什么不回家》

闪光灯营造阳光灿烂

由稿件引起的著作权问题及其法律责任由作者自行承担。

“误造”乌云

引起许林重提旧事的是另一个老摄影记者李振盛。

23日,由人民摄影报和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主办的中国新闻摄影“金镜头”评选在九寨沟举行。当天公布的奖项中,有一个是非突发新闻类金奖———王一的组照《为什么不回家》。25日晚,主办方突然接到《杭州日报》摄影记者王一的个人声明,称其上传比赛作品时发生了失误,传来的照片是经过PS的。当晚,主办方宣布取消《为什么不回家》获奖资格,并对作者主动承认错误的行为予以肯定。

李振盛,1963年毕业于长春电影学院摄影系,后在《黑龙江日报》社任摄影记者,上世纪80年代调至中国人民警官大学新闻系任教。“文革”期间,他作为一名专业摄影记者,拍摄并保存了大量的具有鲜明时代特征的“文革”照片。3月7日,他在博客上发了一张照片《又是一口优质井》,并明确告诉网友这是35年前的一张摆拍又造假的老照片,“从构图和用光的角度来看,这张照片似乎比较完美,但实际上存在多处造假的地方。当年,我在摄影中赞同合理组织,合理加工,主张摆拍不露‘痕’,造假不露‘馅’,这幅照片算是一例。”他让网友们猜哪些地方有假。网友们果然从照片上看出了问题,包括窗框的明暗矛盾,电话悬空,人物面部光线不自然等。

据记者了解,王一在《为什么不回家》组照的第7号照片中给天空添上了几片云彩。王一告诉记者,他看到主办方登出的获奖照片时“吓了一跳,觉得事情不妙”,他说经过PS处理的照片本来是自己自娱自乐时加的,但由于不谨慎,在刻光盘时弄错了一张照片,把本来不想上传的PS照给传了上去。当他发现这组照片获奖时,感觉有必要和评委会说明,并“在此向‘金镜头’评委会表示深深的歉意。”昨日,评委会接受了他的请求,取消了他的获奖资格。对此,王一说“不遗憾,事实本来就是如此。”

3月15日,李振盛公布答案,网友的火眼金眼让他佩服。他介绍说,当年为了拍这张照片,使用了两只闪光灯,制造了阳光灿烂的假象,电话是用细铁丝绑到窗台上的。为了看起来更真,把露馅的上窗框和电话下部裁掉。“当年,我这张照片参加过黑龙江省影展和东三省影展,从未遇到评委指出有假。这么多年以来,也未见有人提出异议。”

评委之一,《中国青年报》图片总监贺延光肯定了王一的行为。“承认总比不承认好,”他说,其实加上的云彩只是在组照最后一张上一点点,评委也许并不会注意,但没想到王一自己会来道歉,“希望年轻摄影记者能吸取教训,同时老摄影记者PS行为也不是没有。”

李振盛35年前拍的《又是一口优质井》的原图。他使用了两只闪光灯,制造了阳光灿烂的假象,电话是用细铁丝绑到窗台上的。为了看起来更真,后来把露馅的上窗框和电话下部裁掉,然后发表和参加摄影展。

《喜马拉雅的枪声》

首次网上公开经历

图说失实

这篇文章让许林感慨甚多。许林退休前是人民日报高级编辑,历任美术编辑、图片编辑、摄影记者、文字编辑,《人民日报》社论的刊头就是他设计的。他看了李振盛的博客,也开始在博客上公开自己的摆拍经历。此前他就多次在摄影界内部作出反思和自我批判,但这一次他把历史摆到了博客上、摆到了网上。

相比之下,“金镜头”另一名被取消获奖资格的自由摄影人卢广,却没得到宽恕。他讲述喜马拉雅山偷猎人生活的《喜马拉雅的枪声》起初被选为自然与环保类组照金奖,然而第二天,主办方却宣布,该照因为“失实”、“违背新闻真实性原则”而被取消参赛资格。卢广为此表示委屈,他表示,主办方初步给他的理由是,他的图片说明文字“在平均海拔6000米的喜马拉雅山脉,猎人背着沉重的物品前往更远更高的山打猎”这句话“失实”,“不明确”。

3月17日开始,许林在博客上连载《40年新闻摄影回眸与自我批判》,把自己在人民日报当摄影记者时摆拍制造新闻照片的内幕进行了详细披露,“在网络上回顾自己的新闻摄影之路,公开批判曾经的摆拍”。那些“完美”的照片背后都有各自的制造手法和故事。

卢广说,主办方要求他解释具体的拍摄地点,但他表示不愿意透露偷猎人的信息而拒绝。此外,他说,曾有评委认为在“海拔6000米的喜马拉雅山脉”,不可能出现猎物,他解释,评委忽视了“平均”二字。“我和那群猎人在一起,忽而上山,忽而下山,一会是草地,一会是雪地,根本没法具体测出当时的海拔,当地的獐子会在5000米以上休息,在5000米以下吃草,什么情况都会有。”

1974年5月许林在陕西省南泥湾摆布导演拍摄的《南泥湾五七干校》。“摆布中,我尽量注意细节:老农的羊角巾、人物背后的草帽、手中的笔记本、脖子上的毛巾、桌子上的水杯、水壶以及人物坐姿的高低错落等等。这哪里是拍新闻照片,简直就是在演戏!”

卢广说,他承认自己水平有限,文字说明有含糊的地方,可能会造成误解,但这不能判定他的照片“造假”或“失实”。

不是拍照片,是在演戏

而评委贺延光认为,他照片的不实更多在于他的照片题目是为了批评偷猎人,但整组照片却完全是把他们“英雄化”了,而文字说明也完全会令人产生误解。贺说,初选时,评委都看不到照片背后的作者,但在审核时,有人指出照片有问题,因而大家申请公布作者姓名,当知道是卢广时,则认为他有照片作假的“前科”,因而影响了评委最后的决定。

1971年-1976年,许林在摄影上经历了“抓拍”-“摆拍”-“摆中抓”-“抓中摆”,在“S”形弯道上摇摆着一路走来,不知对错。“我看别人摆布导演,学别人摆拍,感觉良好,感受走偏,久而不闻其臭;虽身陷泥潭,却还沾沾自喜。在那段时间里,我热衷于摆拍,不光学习别人的经验,自己还不断研究、分析和总结。”在附图中,他公布了当年自己写的业务研究笔记。当时他在成组人物学习场面上的摆布导演下工夫最多。笔记上可见他当时的钻研要点:“把主要人物安排在什么样的位置才适当?”、“主要人物的装束应与其他人物有所区别。”

卢广是摄影界较有名声的摄影师,他此前的作品《艾滋病笼罩的村庄》曾获得47届荷赛当代热点类(组照)一等奖,但这张照片曾因被质疑摆拍而在业内有所争议。这次“金镜头”他参评的另一组作品《奥运改变中国》,因为第一组作品被认为新闻失实,所以也被一同取消获奖资格。

他感慨道:这哪里是拍新闻照片,简直就是在演戏!他曾在一幅照片的说明里明明白白地写了自己怎么摆布拍摄,发表时,编辑给他改了,“由此可见,即便在当时,中国摄影家协会和《中国摄影》杂志,对于新闻摄影和纪实摄影中明显的摆拍也是忌讳的。”但这样的照片仍然能够得到发表。

相关案例

官方出台措施严打假照片

“广场鸽”事件有了新进展

在不断高涨的民间新闻照片打假声浪中,3月18日,中国新闻摄影学会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了《中国新闻摄影学会关于维护新闻摄影真实性原则的有关措施》,明确了什么样的照片是不能接受的,包括:摆拍的、后期处理有增减修改的、文字说明新闻要素不准不全不真实的等,另外,有拼接、多次曝光、加滤色镜的作品要明确说明。

首届华赛金奖照片《广场鸽接种禽流感疫苗》一直被怀疑造假。日前,专注于摄影“打假”的摄影研究者、人民日报高级编辑许林在自己的博客中披露了一个新证据。

《措施》中提出将对得奖作品实行“公示制度”,公示期内无疑义的作品才能获奖。前不久进行的“金镜头”就是所有获奖照片网上公开,接受监督,最后几个获奖作品被取消资格。

照片上广场左右两边的鸽子一模一样,被网友质疑是PS上去的。25日,许林在他的博客中,列出了《中国新闻出版报》专题版发表的哈尔滨日报报业集团社长程颖刚的文章《以“新”求得佳“图”连连》,并配有广场鸽的照片,然而,这张照片上,却比获了“华赛”的“鸽子照”少了一只鸽子。

“若有人质疑照片有假,拍摄者有责任提交数码作品原始数据或胶片作品底片”,《措施》中明确要求。今后摄影记者不能说自己没有存原始数据规避真实检验了。

曾任首届华赛评委的蒋铎在许林的博客上回帖,就此事郑重道歉。而图片作者张亮却在公开信中坚称,“我的照片没有造假,我愿意对此事负完全的法律责任。”

《措施》将约束的不只是华赛,也包括金镜头等由中国新闻学会主办或者参办的所有新闻摄影作品比赛。

“刘羚羊”引发网友挑错

许林表示支持这个《措施》,希望学会进一步把它修订为中国新闻摄影学会的新闻摄影采访与图片处理的行业规定,“我们学会太缺乏这样的行规了,现在,是该制订行规的时候了。”许林写道,“如再无行规,我国的新闻摄影生产关系将大大落后于新闻摄影生产力的发展,新闻摄影采访和图片处理仍将无章可循。只有维护新闻摄影真实性原则,华赛才能保持真实、客观、公正,才能真正具有权威性和公信力。新闻摄影传播才能具有公信力。”

2006年,《大庆晚报》摄影记者刘为强一张题为《青藏铁路为野生动物开辟生命通道》的照片获得了中央电视台新闻图片铜奖。照片上,火车快速经过的瞬间,大群藏羚羊从铁轨桥下奔驰而过。

2007年2月12日,一网友在摄影论坛“色影无忌”发帖称该照片的最下方,“有一道十分明显的线”,并猜测是PS处理的痕迹。很快就有网友指出,藏羚羊在火车经过时横穿铁轨桥的行为与其习性明显不符。网友随后发现了《南方日报》摄影记者郎树臣的一幅名为《藏羚羊穿越青藏铁路》的照片。郎树臣与刘为强在同一现场,拍摄了同一羚羊群,拍照时间仅差一秒,却“有羚羊没车”。

18日,《大庆晚报》的编委会通过互联网发表了公开道歉声明,称刘已被解聘。不久,该报总编辑辞职。25日央视通过网站发表通告,称相关比赛组委会特别向观众、摄影界、网民道歉。

深度讨论

PS,做图容易辨图难

“数码技术突飞猛进,一点点电脑操作,很低的成本,就可以进行照片PS。”许林表示,要查出照片PS并不容易。摄影评论家鲍昆则表示,其实查出照片PS痕迹很容易。“一般稍微懂点电脑技术的摄影师一看就能知道到底有没有在PS。”他说,数码照片原照都留有时间、大小等数据,胶片上的数据也无法更改,“关键就在于你能不能拿到底片”。

鲍昆表示,近几年,摄影评奖问题不断,评委身上也有不少问题,比如学术水平、记名式的投票,评委不懂电脑技术等等。而各类评奖也加剧了上世纪90年代以来新闻摄影为拿奖而强调冲击力的浮躁之气。贺延光则表示,评委鉴定照片受到时间限制,“这次评选每张在大屏幕上只打出了8秒钟,一个人再火眼金睛也没法立刻找到PS的痕迹,只能从生活经历上去判断。”

专家呼吁建立“黑名单”

而新闻摄影PS造假事件屡现不断的最主要原因,几方专家都认为,是因为此前在假照片处理的纵容上造成的,许林表示,新闻行业的假照片是持续不断的,但因为没有行规,没有问责制,所以一直嚣张不已。“央视藏羚羊事件就处理非常好,非常快,不仅将照片从五大网站除名,总编辑也辞职。因此,引入问责制非常重要,因为这大大加大了造假的成本。能从根本上减少造假。”而贺延光也持有同样的观点,他一直呼吁要建立摄影界的“黑名单”,“哪怕一次不良记录,就给你弄入黑名单,一旦入了黑名单,将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摄影界的声誉都得靠自己去改善。”

编辑:admin

本文由金沙国际网址发布于摄影,转载请注明出处:奖参赛作品《为什么不回家》的作者王一主动承

关键词:

上一篇:本次过堂将确认预审的时间和证据,詹娜受命前

下一篇:50年代中期是吕相友新闻摄影生涯的重大转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