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址 > 旅游 > 拉扑楞寺位于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城西0.5公里

原标题:拉扑楞寺位于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城西0.5公里

浏览次数:144 时间:2019-12-27

景区介绍

作者:妥超群/刘铁程 转贴自:《中国藏学》2010年4期 A Brief Review of Westerner's Visit to Labrang in Modern Times and Their Travel Notes妥超群,兰州大学西北少数民族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刘铁程,兰州大学西北少数民族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兰州 730020西方文献对拉卜楞社会文化的描述,是拉卜楞研究的一个尚待挖掘的重要资源。文章主要依据一手文献和田野调查,梳理了近代游访拉卜楞寺的西方旅行人物及其旅行进程和背景,挖掘了一些目前尚鲜为人知的旅行纪事,并对西方人的拉卜楞旅行文献做了归纳和综述。 一、引言近年来有关记述和研究安多藏区①的汉文历史文献有几种大型丛书出版,其中囊括了大量包括拉卜楞寺在内的安多藏区的汉文历史文献记述,推动了安多研究的发展。但是,对近代以来记载拉卜楞社会文化的国外文献资料的挖掘和整理,目前尚处起步阶段,由甘肃省藏学研究所编纂的《拉卜楞历史档案编目与拉卜楞研究论着目录索引》一书就在后记中也提到受各方面的限制,许多资料未能编入其中,“尤其是国外资料,更是挂一漏万”。②可以说,英、俄、法等西方文献对拉卜楞社会文化的描述,是拉卜楞研究的一个尚待挖掘的重要资源。藏语一般称西方人为西林巴的人”。民间通俗的叫法是扎赛日,意为黄头发或黄头,特指有“白肤金发碧眼”等异域特征的西方人。对于西方人,卫藏地区一般称为英吉哇,这和英国人较早进入卫藏地区有关。安多藏区特别是拉卜楞地区对西方人的称谓是“俄勒斯”,其发音与藏语“”一词基本一致。由于早期俄国人在拉卜楞地区频繁活动,这一称谓应是源于俄语或受蒙古语影响的外来词,其含义在这个地区已经扩展为对西方人的统一称谓,而不仅仅指俄罗斯人了。我们在调查中得知,拉卜楞当地人将本地福音堂也称为“俄勒斯”,拉卜楞地区使用汉语、撒拉语的族群也使用“俄勒斯”一词来指称外国人。本文以“俄勒斯”指代所有到过拉卜楞的西方人,实为还原拉卜楞安多方言的历史语境和西方人到该地探险考察及旅行活动的特点。近代西方人对拉卜楞的考察和传教活动,无论人数和国籍,都蔚为大观。这些西方人撰写的专着、文章种类丰富,数量庞大,涉及到当时拉卜楞地区的经济、政治、社会、宗教、文化等诸多方面。他们当中的有些人还是拉卜楞重要历史事件的亲历者,留下了珍贵的记述。在拉卜楞长期旅居的传教士群体对藏文化有更为深度的接触,其撰写的文献在人文方面较之考察家要细腻深入。本文发掘了不少尚未人知的拉卜楞旅行纪事,主要依据一手文献和田野调查,对近代以来游访和旅居拉卜楞的“俄勒斯”这一特殊群体做一梳理,分析他们来拉卜楞考察、传教的背景原因,并对其旅行文献做一综述。二、西方人到拉卜楞地区考察及传教的背景1、考察 西方考察家大量造访拉卜楞地区的原因,需要放在整个安多藏区的背景中考察。19世纪末20世纪初,出于地缘政治、科学研究等因素的需要,安多藏区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西方人来此探险考察。首先,安多藏区的进藏路线受到重视。传统的进藏路线有三条,其中一条就是穿越安多藏区的线路。辛亥革命后,十三世达赖喇嘛返回拉萨,对西方人进藏采取了更加严厉的限制措施。这对意图进入藏区的西方考察家而言,提出了不小的考验。相较其他路线,安多路线地广人稀,路程最长,但被发现的机会最小,因此从安多进藏成为了许多西方考察家的首选。其次,藏区“腹地”概念的迁移也深化了西方人对藏地的认识。20世纪初,拉萨已不再是西方人藏区探险的唯一目的地,西方人头脑中的藏区“腹地”从拉萨向藏区东部尚不为人知的地区迁移。1907年在印度出版的《喜马拉雅山和西藏地理地质一览》书中讲到“正如普尔热瓦斯基和斯文赫定所说的,我们现在还不了解昆仑山脉向中国内地延伸最东端复杂山脉系统的情况”③。法国探险家多隆(Vicomte d’ Ollone)讲到,“因为拉萨,已经被法国神父古伯察拜访过,英国军队也开进了那里,藏区剩余的未知地区只能是藏区的东北和西南,但是后者,也已经在1908年被斯文赫定探访”④。可以说,安多的众多地方还是西方人眼中的未知世界,这就加重了安多藏区在科学研究上的价值。最后,从地理上讲,安多藏区处在青藏高原的东北部分,幅员辽阔,是亚洲许多大江大河的发源地,被早期西方探险家称之为“亚洲之心”;昆仑山脉纵贯东西,为世界最长山脉,被称之为“亚洲的脊梁”。从地缘文化讲,安多藏区是藏缅文化、汉文化和阿尔泰文化三种文化的交汇之处,有着丰富的民族学、人类学研究素材,其中蕴藏着欧亚大陆古代民族向现代民族演变的进程。到20世纪初,西方植物学、动物学、民族学、人类学都提出了对这一地区进行探索的要求。特别是安多藏区存在许多不为西方人所知的“盲点”,如包括阿尼玛卿山地区、青海湖地区在内的藏东北地理、物种和民族情况。很多来安多的西方考察家都对拉卜楞寺产生了强烈的兴趣。18世纪初建立的拉卜楞寺,逐步发展成为安多地区的宗教、文化及贸易中心之一,其教权和学术影响不仅遍及安多和康区,也远涉内外蒙古、内地五台山及北京、东北满洲、俄罗斯诸蒙古族裔自治地方。历史上来此学习的僧人和朝拜的香客络绎不绝。俄国考察家柯兹洛夫途经蒙古地区时曾经提到:“但最让他们感兴趣的是我们要去哪里,是拉卜楞还是拉萨?在他们看来,像我们这样一支大而有钱的驼队,除了上述所说的着名圣地之外,再没有其他地方可去了。”柯兹洛夫本人在1909年初抵达拉卜楞前,也兴奋地说:“旅行家们毫不掩饰地期待着向往已久的圣地拉卜楞寺。”⑤由此可见,拉卜楞寺对香客和考察家的吸引力。西方考察家对拉卜楞寺的这种兴趣,除了考量该寺在贸易和交通上的地位外,更为重要的现实原因是其在安多地区的影响力。如果能得到拉卜楞寺方面的介绍或支持,他们的旅行阻力会小得多,沿途或许会得到某些部落和寺院的接待。1925年到1927年来安多的考察家约瑟夫·洛克为能去阿尼玛卿山地区考察,曾两次拜谒嘉木样活佛及黄氏家族。他和卓尼土司都认为赢得嘉木样活佛的支持是非常必要的。⑥2、传教 宣道会的一项重要目标即是前往那些所谓“基督福音还未到达,处于黑暗中的土地”⑦进行传教,进入藏地传教一直是宣道会中国西部教区的一项主要任务,传教士罗伯特·埃克瓦尔的说法可以代表大部分传教士的想法,他说:“藏地支配着我的传教思维”。⑧1895年,克省吾和席汝珍两位宣道会传教士最早进入甘肃汉藏族群边界地区传教,逐步建立了宣道会在甘肃西南部即安多东南部的教区,他们多在文献中称这一地区为汉藏边界(Chinese-Tibetan border)或甘藏边界。而在拉卜楞寺附近建立传教站,一直是西部教区的传教士们梦寐以求的事情。在拉卜楞建立传教站,意味着可以伺机深入藏区腹地传教,因此从交通路线来讲,拉卜楞是从汉区深入安多藏区腹地的交通枢纽,由此向南、向西,整个广袤的藏区就呈现在眼前。而通过结交拉卜楞上层人物,也方便他们在安多藏区进行传教布道活动。然而传教士走进拉卜楞的经历是颇为曲折的,他们普遍受到了拉卜楞寺僧侣的敌视。1897年8月,据宣道会年报的记载,传教士声称已在拉卜楞寺建立传教站,⑨不久又被迫放弃。传教士大卫·埃克瓦尔在一篇文章中提到,寺院的僧人很不友好,他们粗暴地威胁我们,他们一有机会就偷我们的书扔在我们脸上说不要我们的耶稣。希尔兹、克里斯蒂和拉舍尔去年夏天拜访了这个寺院,但除了租到一间小房子外没有任何进展,今年克里斯蒂和W.W辛普森向寺院提出要一处建传教场所的事没有任何着落。⑩1914年,席汝珍因在洗灵与说方言的问题上与其他传教士发生分歧,被宣道会召回美国。1917年席汝珍更名新普送重返汉藏边界地区,在甘南建立了神召会组织,从而在汉藏族群边界地区形成了宣道会(Christian & Missionary Alliance)和神召会(The Assemblies of God)两大宣教组织。三、游访拉卜楞的西方考察家与传教士西方人对拉卜楞的考察和传教活动,若以1920年为界,可以分为前后两段时期。这样分期有以下两点原因:一是上世纪20年代以后,五世嘉木样的黄氏家族对“洋人”持较为开明的态度,这为西方人进入拉卜楞寺提供了更为方便的条件;二是西方考察家在20年代的考察,除自然科学研究外,在人文方面也有了更多的自觉追求。在西方旅行家年表共21人来拉卜楞主要人员中,俄国考察家为5人,均为1910年前来拉卜楞;欧洲考察家4人,为1910年到1920年来拉卜楞的考察家;美国考察家和传教士共12人。可以看出,从人员国籍构成上看,前期以俄国为主,后期以美国为主。从传教士的人员构成来讲,这些传教士虽来自欧美各地,但基本上都取得了美国国籍,属于美国基督教差会。我们根据各种语言文献并通过实地调查恢复了一些旅行家的汉文及藏文名字。如我们在卓尼调查期间,采访了94岁的陈扎什草老人。她在叙述中所讲的“才巴洛”就应是约瑟夫·洛克。才巴洛这个名字可能是藏语和英语的结合体,“才巴”取的是Rock罗伯特·埃克瓦尔据其所着《西藏的地平线》透露,他藏文名喜饶宗追,在汉区大概以“艾明世”之名行世。、克牧师等名字至今仍为甘南及拉卜楞地区的群众所熟知。通过年表中人物的名字也可以看出,大多数考察家均无藏、汉名称,这源于他们大多是匆匆过客,在安多及拉卜楞地区停留的时间较短。而传教士几乎均有汉藏文名字,源于他们在本地旅居多年,对藏汉文化有较为深入的接触。1、俄国考察家俄国人是最早来拉卜楞的西方人,他们大多是探险家和俄国布里亚特蒙古学者,其中后者的考察对俄国藏学研究贡献巨大。最早来拉卜楞考察的俄国探险家为波塔宁(Grigori Nikolaevich Potanin),1885年他在第三次中亚考察中造访了拉卜楞寺。其后,俄国探险家曼尼海姆对拉卜楞寺进行了3天的简短访问,参观了拉卜楞寺丁科尔扎仓和寺院佛像,并拜访了寺院僧人。柯兹洛夫是最后一位进入拉卜楞地区考察的俄国考察家,于1909年1月28日到达拉卜楞,这是他的六次亚洲探险中的第五次探险,在拉卜楞寺参观访问了20天后离开,他的离开标志着俄国在藏区的探险划上了句号。柯兹洛夫在拉卜楞寺受到五世贡唐仓的接见,参观了寺院建筑,考察了当地商业,并有幸赶上了拉卜楞尼末草巧节(),对节日盛况做了记录。在拉卜楞进行访问的布里亚特蒙古学者有崔比科夫和巴拉津。崔比科夫于1900年2月在其拉萨之行途中拜访拉卜楞,在此停留的10天时间里,观看了乃穷护法神降神仪式并第一次见到了四世嘉木样活佛。巴拉津1905年在皇家科学院和地理学会的资助下,到拉卜楞寺进行了为期一年的学习和访问。在这一年中,他深入研究了拉卜楞寺的风俗习惯、僧侣们的日常生活方式以及寺院的日常活动。他从拉卜楞寺带回了近200卷藏文着作,大多为安多高僧所着,其中大部分是在拉卜楞寺刻印的。巴拉津对拉卜楞的考察和携带回国的藏文文献充实了此后俄国藏学研究的文献基础。柯兹洛夫这样说到“从1885年R.H.波塔宁首次到拉卜楞寺开始,先后有法国、德国和英国的旅行家来到这里,但为我们提供了关于拉卜楞寺这一安多圣地的较详细叙述的不是欧洲人,而是布里亚特人B.B.巴拉金。俄国晚期考察家对藏文化特别是藏传佛教文化感兴趣的另一个根源是,19世纪后半叶到20世纪上半叶,俄国布里亚特蒙古人居住地区藏传佛教寺院急剧增加,藏传佛教文化成为布里亚特社会中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2、欧美考察家最早到访拉卜楞寺的欧美考察家为英国外交官台克曼,其于1907-1908年对新疆、甘肃、陕西以及四川等中国西北、西南地区进行了行程几千公里的考察,旨在为英国未来修建中国西北铁路进行地理、文化和沿途商业考察,拉卜楞为其甘肃考察中的一站。台克曼的这次旅行修订了较早时期俄国地图上洮河源头的错误位置,也对拉卜楞周围地区的地理地貌进行了详细考察。台克曼在拉卜楞期间受到五世贡唐仓的接见。法国军官多隆在法国地理学会的赞助下,1905-1907年从云南出发,由四川阿坝地区沿黑水进入甘肃境内,中途在阿尼玛卿山东端作了观测后,穿越拉卜楞以南部落营地进入拉卜楞。考察期间,多隆参观了拉卜楞寺寺院建筑和寺院法舞。英国准将佩雷拉有“欧洲步行者”之称,他于1912年考察了拉卜楞寺的寺院管理和寺院建筑。法国藏学家大卫·妮尔对拉卜楞寺的造访是1921年3月。她携义子庸登喇嘛离开居住了32个月的塔尔寺,取道兰州前往拉卜楞。在拉卜楞她受到镶佐李宗哲的热情接待,并拜谒了尚年幼的五世嘉木样和佛父公布栋主,获准参观了寺院建筑。美国考察家乌尔欣夫妇为最早来拉卜楞的美国考察家。乌尔欣探险队取道青海循化于1923年8月到达拉卜楞。乌尔欣夫妇对寺院建筑、拉卜楞的市场和寺院僧人的生活进行了观察。美国植物考察家约瑟夫·洛克,于1925年初从云南出发,于当年抵达卓尼。在卓尼土司的帮助下,洛克拜访了当时在卓尼土司境内完科白石崖寺避难的五世嘉木样,寻求去阿尼玛卿山穿越果洛人领地的帮助。洛克于1926年5月从拉卜楞启程,用3个月的时间考察了拉加寺以西、以北、阿尼玛卿山北麓黄河沿岸的植物情况,于当年8月初返回卓尼。洛克考察期间,目睹了拉卜楞与西宁宁海军间的战争和这一地区寺院、城镇遭受战争破坏的情况。较晚时期到访拉卜楞的西方考察家是美国旅行作家兼记者哈里森·弗曼,1933年到达拉卜楞。在拉卜楞期间,弗曼与拉卜楞黄氏家族成员包括五世嘉木样、黄正清、黄位中、黄阿贞等成为很好的朋友,并受邀观看了拉卜楞寺的“羌姆”,为寺院上层人士和普通民众拍照、拍摄电影,与黄正清一起赴阿坝剿灭叛乱,参观拉卜楞的属寺完科白石崖寺。因为弗曼的拉卜楞之行和其探险在美国引起的广泛知名度,1936年他受邀担任由同名小说改编电影《消失的地平线》一片的技术顾问。在俄国考察家的描述中,拉卜楞是一个在“黑唐古特”人中影响很深的寺院,每当西方人穿越这片“黑唐古特”居住的地区时,后者给他们制造的麻烦和高原上严酷的气候是他们沿途最大的障碍。四世嘉木样以后,拉卜楞与果洛诸部关系越来越密切,许多考察家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来到拉卜楞,以便获得有活佛颁发的进入果洛地区的“通行证”。1925年和1936年,美国考察家洛克和弗曼的阿尼玛卿山之行,就是在五世嘉木样家族的帮助下完成了考察计划。3、传教士美国传教士在拉卜楞建立教堂并稳定开展传教活动始于20世纪20年代初期。传教士顺利进入拉卜楞开展传教的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1918年以后,西宁马麒父子强占拉卜楞,传教士进入拉卜楞最大的障碍——寺院的抵制没有以往那样强烈;二是五世嘉木样家族对外来文化的开放态度,使传教士得以在拉卜楞安家落户。在拉卜楞较有影响的传教士是美国宣道会传教士格雷贝娄和美国神召会传教士辛普森(William Ekvall Simpson)。格雷贝娄,藏名喜绕丹贝(),汉名季维善,1899年生于美国明尼苏达州鹿溪市。1922-1949年携妻子布兰切(Blanche Willars,藏名德钦草)来到拉卜楞传教,是在拉卜楞居住时间最长的西方人,总共待了27年。格雷贝娄与拉卜楞的政教领袖保持着较频繁的往来,特别是和五世嘉木样的关系非常融洽,经常一起切磋宗教理论。1937年格雷贝娄应五世嘉木样之邀前往拉萨,但因为牵扯诸多手续问题,不得不返回拉卜楞。从现存档案和文献来看,这位传教士是对五世嘉木样思想影响最深的一位西方人。格雷贝娄在其居住拉卜楞期间,据说与着名学者根敦群佩也保持一定来往,后者经常在福音堂学习英语。1949年传教士撤离中国时,格雷贝娄曾经劝说六世贡唐仓和他一起去美国,且负担到美国费用,贡唐仓拒绝了格雷贝娄的邀请。,汉名新振华,早期宣道会开拓者席汝珍长子,1900年生于美国缅因州,5岁来到甘肃。辛普森流利的藏语及对当地民风民情的熟知得益于他在藏区的童年生活。1919年辛普森作为神召会最年轻的传教士进入拉卜楞。和宣道会的其他传教士不同,辛普森更愿意向那些偏远地区的普通牧民传教,因此成为拉卜楞传教士中深入藏区最远的传教士,其行程远及黄河上游巴颜喀拉山北麓地区。除了传教活动,辛普森作为1926年美国探险家洛克最得力的助手参加了后者的阿尼玛卿山考察。1932年,辛普森在一次从西安到甘肃转运物资的路上遭遇劫匪殒命,年仅32岁。辛普森遇难后,当地神召会中国事工为其刻碑立传,褒扬其对宣教所做的贡献,此碑现藏甘南州博物馆。辛普森死后拉卜楞神召会教务由魏雅格牧师担任。传教士的到来标志着西方人开始常住拉卜楞,意味着西方人开始步入深入接触了解和认识安多藏区民族文化和民族关系新阶段,同样,拉卜楞普通民众也开始对西方人有了进一步了解。传教士的出现意味着一种新的文明进入拉卜楞地区,开始与当地文化碰撞、交流,在拉卜楞的文化交流史上,意义非常突出。以下为我们根据文献和实地调查,以年代为序,初步整理的游访拉卜楞西方旅行家人物年表。三、旅行文献综述1、游记和考察着述俄国考察家波塔宁在其《中国的唐古特——吐蕃特交界和中央蒙古》一书中详细记载了他对拉卜楞的描述和受四世嘉木样接见的情形。此书为俄文两卷本,圣彼得堡1893年出版。崔比科夫的《佛教香客在圣地西藏》一书有一章讲述了他对拉卜楞寺和塔尔寺的观察。巴拉津的《拉卜楞游记》以日记体的形式记录了拉卜楞寺僧人们的日常生活,介绍了藏地的文学、佛教哲学和教育体制。《拉卜楞游记》为外国考察家第一次对拉卜楞寺进行系统的介绍,对后续俄国考察家影响很大,柯兹洛夫就是因为此书才对拉卜楞寺有了进一步了解并对其进行了探访。巴拉津还译着了一部拉卜楞寺的藏文典籍,名为《拉卜楞寺金殿弥勒像》,发表在《佛学文库》22卷,其英译本于1926年出版。俄国探险家曼尼海姆在拉卜楞考察文献有《1906-1908年马达汉西域考察图片集》,其中摘录了曼尼海姆在拉卜楞的部分日记和图片。柯兹洛夫的《蒙古、安多和死城哈喇浩特》为他的第五次考察游记,其中以两个章节的篇幅讲述了他的拉卜楞之行。英国准将佩雷拉的拉卜楞考察游记《访问中国西北、甘肃西南的拉卜楞》发表在英国皇家地理学会地理学月刊上。对于拉卜楞在东北藏政治中的独立性,英国人佩雷拉讲到“在甘肃众多的大寺庙中,拉卜楞寺可能算是最重要的。”相较塔尔寺而言,后者“有相对更多的僧侣,但因其相对比较直接地受汉族影响而被削弱了其在宗教上的地位”。英国外交官台克曼的《一位外交官在中国西北的旅行》以一章的篇幅详细描述了他对拉卜楞寺院建筑以及周围地理地貌的观察,并认为拉卜楞不仅是一个宗教中心,而且也是一个商业中心,这些商业基本上都操纵在回族手中,汉族也占有一些份额,这些商人们深入到草原深处用汉区的货物交换牧民们的特产羊毛。法国军官多隆的着作《彝藏禁区行》以三章的篇幅描述了他从拉卜楞寺以南进入这座寺院以及拉卜楞以南地区的地理、民族分布情况。法国藏学家大卫·妮尔的《藏区旅行》一书是她所有着作中比较少见的用英文撰写的着作,该书以五章的篇幅讲述了她从塔尔寺经兰州前往拉卜楞的经过,其中描述拉卜楞的章节有一章。她对宁海军与拉卜楞寺之间的矛盾以及拉卜楞寺镶佐李宗哲个人都作了详细的描述,还提到了拉卜楞周围的宁玛派寺院以及宁玛派法师()的一些情况。美国考察家乌尔欣夫妇的《一个消失的王国——一个美国妇女在中国、蒙古和藏区的旅行》一书使用了他们考察期间拍摄的大量照片,其中拉卜楞寺首次被拍成彩色照片。弗曼的着作《穿越藏区禁地》,以生动的笔触呈现了拉卜楞从上层人士到普通民众生活的方方面面,以及作者远赴阿坝和阿尼玛卿山的两次探险经历。另外,此书还涉及了许多作者在藏区经历的奇闻轶事,如在完科尔白石崖寺观看女活佛光日仓在山洞修行、拉加寺观看宁玛派僧人法会,以及与五世嘉木样的妹妹黄阿贞的交往经过等。传教士撰写的书籍有大卫·埃克瓦尔写的《前哨》,此为最早由传教士撰写的书,其中以一个章节讲述了早期传教士到拉卜楞开荒布道的经过。罗伯特·埃克瓦尔,为大卫·埃克瓦尔之子,写有《进藏大门——汉藏交界》一书,是对1938年前宣道会在甘肃南部传教的回顾和总结,其中对拉卜楞寺和该地传教士的生活有所描述。2、日记、通信曼尼海姆的日记《马达汉西域考察日记:穿越亚洲——从里海到北京的旅行》中包括了他在拉卜楞访问日记。约瑟夫·洛克的全部日记馆藏于英国爱丁堡皇家植物园档案中心(Archives of the Royal Botanic Garden,Edinburgh)。他于1925-1927年在甘肃、青海的考察日记,也藏于哈佛大学阿诺德植物园图书馆(Archives of Arnold Arboretum of Harvard University),其中涉及拉卜楞内容的共四卷,分别为第三卷、第四卷、第五卷(1925年11月21-1926年4月22日)和第六卷。洛克在1925-1926年与哈佛大学阿诺德植物园主任萨金特教授的往来信件,也为他在此间考察的第一手资料。其中有关他在白石崖寺拜访五世嘉木样的内容包含在书信类第三部分1925年5月29日—8月9日的9封信件中;有关从拉卜楞寺启程前往阿尼玛卿山的内容包含在书信类第四部分1926年1月1日—12月28日57封信件中。这些信件都从手写原件作了打字机转写处理。3、照片照片档案有三部分,乌尔欣夫妇的中国之行拍摄了1900张照片,现藏于哈佛大学皮博地民族学与考古学博物馆(Peabody Museum of Archaeology and Ethnology of Harvard University),其中有多幅展示拉卜楞建筑、人物的照片,许多为珍贵的彩色照片。洛克的甘青之行总共拍摄了700多张照片,现藏于美国哈佛大学阿诺德植物园图书馆,其中有关拉卜楞的有60多张,包括有五世嘉木样和寺院建筑的照片。传教士格雷贝娄拍摄的近3000张照片藏在位于美国纽约市的“西藏之屋”博物馆中,多为其在拉卜楞期间所拍。弗曼拍摄的有关拉卜楞和塔尔寺的近1200张照片和电影胶片,馆藏于威斯康星大学图书馆,其中有五世嘉木样家族成员的个人照、合影以及数量较多的反映寺院建筑的照片。4、期刊、档案、口述史美国宣道会和美国神召会是在拉卜楞时间最长、人员数量最多和传教范围最大的两个基督教差会。传教士的文章主要刊登在美国宣道会内部刊物《宣道会周刊》和神召会《Pentecostal Evangel》、《Word and Witness》和《Latter Rain Evangel》等四种杂志上。《宣道会周刊》现藏美国宣道会档案中心,保存有1888至今的历年宣道会年报、会议纪录、传教士所撰文章。神召会档案现在馆藏于美国基督教神召会五旬花遗产档案中心,保存有神召会传教士在拉卜楞期间撰写的文章、物产转让文件等档案。上述杂志中也刊载了传教士在拉卜楞期间的一些往来书信。宣道会编纂的年度报告《The Annual Report of The Christian and Missionary Alliance》汇集了该年度宣道会在全球各地教区的基本信息,其中亦涉及了在拉卜楞传教情况的信息。约瑟夫·洛克撰有《甘肃西部的藏回战争》和《探访神秘的山脉——在汉藏交界地带的阿尼玛卿山地区的探险》,两篇文章讲述了他参观拉卜楞寺、拜见五世嘉木样和拉加寺四世香萨活佛,目睹西宁宁海军与拉卜楞之间交战的经过。传教士口述资料现保存在美国伊利诺斯州惠顿学院比利格雷汉档案中心(Archives of Billy Graham Center of Wheaton College)。伊利诺斯州惠顿学院是专门为美国传教士赴外传教受训的学校,此校的比利格雷汉档案中心不分教派保存了大量北美赴外传教士未公开出版的资料,包括口述史、照片、传记等档案。该档案中心收藏的有关拉卜楞的口述史资料包括罗伯特·埃克瓦尔和萨耶夫妇的口述资料,前者讲述了早期拉卜楞宣教的历史,后者讲述了他们于1948-1949年在拉卜楞传教的情况。5、考察后研究成果1956年,洛克在意大利出版了他的《阿尼玛卿山及其邻近地区的专题研究》一书,该书结合汉藏文文献对拉卜楞的历史、活佛系统、建筑、寺院管理、经济、河南亲王与嘉木样的关系等专题进行了研究。洛克的这本书也是西方第一本对拉卜楞进行系统研究的着作。1999年,聂图普斯基博士出版了《拉卜楞——处在四种文明十字路口的藏传佛教寺院》一书。这部着作从传教士格雷贝娄拍摄的近3000张图片中遴选出精彩部分作为插图,综合格雷贝娄的档案、亲属口述史、历史文献以及作者本人的实地调查,对选出的图片做了注释和研究,从历史学、民族学、宗教学等多个角度对拉卜楞寺进行了研究,可以说是还原民国时期拉卜楞寺面貌的一部图史。罗伯特·埃克瓦尔是一位有传奇经历的传教士和藏学家。他发表了大量藏学着作和文章,其中不少涉及拉卜楞寺,如《甘肃汉藏交接地带的文化关系》等,为安多研究的高频引用文献。五、结语概言之,历史上西方人对拉卜楞寺进行考察和传教活动后留下的文献资料数量庞大,种类丰富,内容涵盖了对这一地区的地理、物种、宗教、政治、历史、民族和人类学等多种学科的研究,是历史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当然,我们也应该看到这些资料的局限性,如考察家着眼于对寺院外表、藏区社会的泛泛观察,传教士则更多地从宗教角度出发来观察周围的一切,即使有像埃克瓦尔这种传教士出身的学者,也只是寥寥可数。对西方考察家和传教士所撰资料的研究和利用,国外起步很早,成果也丰富,国内因为信息不畅等诸多原因,对上述资料研究还处在起步阶段,希望随着藏学研究的进一步深入,这方面能够引起更多专家学者的重视。本文在撰写过程中,承蒙美国神召会五旬花遗产档案中心档案员玖斯·李慷慨惠寄资料,在此表示感谢!注释:①指甘肃、青海等地操藏语安多方言的地区。②丹曲、祁晓梅编:《拉卜楞历史档案编目与拉卜楞研究论着目录索引》[Z],兰州:甘肃民族出版社,1998年。③Colonel S G. Burrard, R. E, FRS and H. H. Hayden, B. A, F. G. S, A Sketch of Geography and Geology of The Himalaya and Tibe t, Part II, Calcutta: published by order of the Government of India, 1907, p66.④Vicomte D'ollone, In forbidden China, Translated from the French of the second edition by Bernard Miall, Boston: Small Maynard and Company, 1912, p181.⑤[俄]彼·库·柯兹洛夫着,王希隆、丁淑琴译:《蒙古、安多和死城哈拉浩特》[M],兰州:兰州大学出版社,2002年,第37、307页。⑥刘铁程:《不朽的邂逅:约瑟夫·洛克与卓尼》,载宗喀·漾正冈布等着:《卓尼生态文化》[M],兰州:甘肃民族出版社,2007年,第30—38页。⑦The Alliance Weekly. p556, 1896, 6—12, from Archive of Christian and Missionaries Alliance, USA.⑧Interviews with Robert Brainerd Ekvall ,Collection 92[Z],Billy Graham Center Archives.⑨See First Annual Report of the Christian and Missionary Alliance, 1897-1898, P31.⑩David p. Ekvall, Across the Border, The Alliance Weekly, p381, 1899, 1—01.宗喀·漾正冈布等着:《卓尼生态文化》第85页。罗伯特·彼·埃克瓦着,刘耀华译:《西藏的地平线》[M],拉萨:西藏人民出版社,1992年。“民国十二年,艾明世来甘南教区,后至郎木寺”。《甘南简史》所载的时间和艾姓以及传教地与埃克瓦尔符合,故而他的汉语姓名应是艾明世。见李振翼编:《甘南简史》[M],第125页。《俄国地理学会通报》[J],第49卷,第4分册,1908年,第183—232页。[俄]彼·库·柯兹洛夫着,王希隆、丁淑琴译:《蒙古、安多和死城哈拉浩特》,第37页。此片在1938年获得美国奥斯卡最佳艺术导演和最佳剪辑两项大奖,四项提名奖。柏水生:《记第六世贡唐仓活佛丹贝旺旭》[A],见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甘肃省委员会文史资料和学习委员会编:《甘肃文史资料选辑》[Z],1997年,第113页。为早期美国宣道会早期甘南宣教开拓者之一,原名叫辛普森,后因洗灵问题与宣道会发生分歧,于1913年脱离宣道会,改名为“新普送”,创建甘肃岷州Grigory Potanin: The Tangut-Tibetan Borderlands of China and Central Mongolia, St Petersburg: 1893.[俄]崔比科夫着,王献军译:《佛教香客在圣地西藏》[M],西藏人民出版社,1993年。George Pereira: A Visit to Labrang Monastery, South-West Kan-su, North-West China, The Geographical Journal, Vol. 40, No. 4,pp. 415—420, Published by Blackwell Publishing on behalf of The Royal Geographical Society(with the Institute of British Geographers), pp 415—420.Eric Teichman. Travels of a consular officer in north-west China: With original maps of Shensi and Kansu and illus, by photographs taken by the author, London: The Univ. press, 1921. p187.Vicomte D'ollone. In the Forbidden China, the D'ollone Mission, 1906-1909, China-Tibet-Mongolia, Translated by Barnard Miall, Boston :Small Maynard and Company, 1912.Alexandra David Neel. Tibetan Journey ,London :John Lane The Bodley Head, 1936.Mabel H. Cabot, Frederick Wulsin, Vanished Kingdoms: A Woman Explorer in Tibet, China, and Mongolia 1921-1925, Aperture, 2003.Harrion Forman, Through Forbidden Tibet: An Adventure into the Unknown, Printed in Great Britain, at the Anchor Press, Tiptree, Essex. 1936,P IX.David P. Ekvall, Outposts or Tibetan Border Skrtchrs, Newyork: Alliance Prss Co, 1907.Robert B. Ekvall, Gatewat to Tibet: the Kansu-Tibetan Border[M]拉扑楞寺位于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城西0.5公里处,柯兹洛夫是最后一位进入拉卜楞地区考察的俄国考察家。, Christian publication, Inc, 1938.Joseph. F Rock Tibetan-Moslem War in The West Kan-su, An unpublished manuscript from archive of Arnold Arboretum of Harvard University.Joseph. F Rock, Seeking The Mountains of Mystery: An Expedition on The China-Tibet Frontier to The Unexplored Amnye Machen Range, One of Whose Peaks Rivals Everest, The National Geographic Magazine, published by The 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 1930.2.Rock, Joseph Francis Charles, The Amnye Machen Range and Adjacent Regions :A Monographic Study, Roma: Is. M. E. O, 1956.Paul Kocot Nietupski, Labrang: A Tibetan Buddhist Monastery At The Crossroads Of Four Civilizations, Newyork: Snow Lion Publications, 1999-01-25.Robert B. Ekvall, Culture relations of The Gansu-Tibetan Border, Chicago: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77.

拉卜楞寺,位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拉卜楞镇西头,坐落在大夏河北岸,座北向南,西北山似大象横卧,东南山松林苍翠,寺前开阔平坦,大夏河自西向东北蜿蜒而流,形如右旋海螺,可谓山清水秀,风光宜人。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目前寺主是第六世嘉木样呼图克图,其他领导人包括八大堪布、四大赛赤。

金沙国际网址 1

即西麦朵合塘,位于县城以西120公里处的欧拉秀玛乡,因每年7、8、10月盛开不同的花而得名。面积约64平方公里,滩西群山对峙,绵延不尽,中间河谷滩地,地势平坦,牧草丰美,无数的溪流漫延其中,美不胜收。

拉卜楞寺在历史上号称有108属寺,是甘南地区的政教中心,目前拉卜楞寺保留有全国最好的藏传佛教教学体系。

拉卜楞寺,位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藏语全称为:噶丹夏珠达尔吉扎西益苏奇具琅,意思为具喜讲修兴吉祥右旋寺。简称扎西奇寺,一般称为拉卜楞寺。拉卜楞寺是藏语拉章的变音,意思为佛大师的府邸。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被世界誉为世界藏学府。

每年七月中旬,整个吉祥花滩开着一望无际的金莲花,灿若云霞,香气袭人,若稍不留意,金色的花粉就会打黄裤管。到8月,随着金莲花的谢落,天蓝色的格桑花竞相开放,又给人一种别样的遐思,而一到10月,一野的毛茛花,斑斑点点,象满天繁星,使人眼花缭乱。

拉卜楞寺下设六大学院,其中一个显密学院,五个密宗学院。拉卜楞寺将一年划分为九个学期(四年大学期、二年中学期、三年小学期)。大学期,每学期为一月;中学期,每学期为二十天;小学期,每学期为十五天。

拉扑楞寺雪景

相传这里曾是格萨尔大王的故乡和瞬国的根本之地,同时又是史称逻些(拉萨)连接长安的“唐蕃骏马之道”分支路段。据有关史料记载,夏河拉卜楞寺院第一、二、三、四、五世嘉木样往返西藏与拉卜楞之时,都曾在这里小驻,尤其是第五世嘉木样曾在此一度逗留,并在此大力弘扬佛法。

据闻,第一世嘉木样选定大夏河旁的扎西旗为寺址,后拉章建成后,出于对大师的尊崇,在寺名前冠以“拉章”,称“拉章扎西旗”,久之“拉章”转音为“拉卜楞”,且广泛使用,于是拉卜楞成了寺名和地名。“拉章扎西旗”藏语全称为“噶丹雪珠达尔杰扎西叶苏旗卫林”,意为“足喜讲修宏扬吉祥右旋洲”,简称为。

拉扑楞寺位于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城西0.5公里处。本名噶丹夏珠卜达吉益苏奇贝琅,简称扎西奇寺,是我国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一般称拉卜楞寺。第一世嘉木样阿旺宋哲大师创建于清康熙四十八年。康熙五十三年建立拉章,拉章音变为拉卜楞,意为寺院最高佛府邸。

藏历第十三绕迥之土牛年(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第一世嘉木样受青海和硕特前首旗贝勒察汗丹津之请,返回故里建拉卜楞寺,据今已有280年的历史。第一世嘉木样时建有闻思学院和续部下院。到第二世嘉木样时建时轮学院,且拉卜楞的势力日益发展,所属寺院和部落急剧增加,政教合一制度进一步强化。拉卜楞寺的规模不断扩大,学经制度也日趋完善,确立了以教授显密二宗为主,医药、历算、词章、音韵、书法声明、雕版、印刷、绘画、歌舞等为辅的学习体系。第三世嘉木样时建成医药学院。第五世嘉木样时又建喜金刚学院、续部上院,并扩建各种佛殿。经200多年的兴建和发展,拉卜楞寺成为一个具有6大学院,48座佛殿和昂欠,500多座僧院的庞大建筑群体,列居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在安多地区有“卫藏第二”之称,享有极高的声誉。

拉扑楞寺标志建筑

解放初,拉卜楞寺共有僧众3424人,其中活佛68人,大小僧官564人。1958年后,拉卜楞寺只留活佛7人,僧官32人,僧人166人,共205人。 1961年,拉卜楞寺被列为甘肃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962年拉卜楞寺僧众达1200多人。10年动乱中,拉卜楞寺的建筑、文物等遭受极大破坏。1982年,拉卜楞寺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5年,拉卜楞寺成立了甘肃省佛学院。

公元1709年第一世嘉木样协贝多吉大师应青海蒙古和硕特部前首旗黄河南亲王察罕丹津的邀请,从西藏返回祖籍建寺弘法。大师于当年夏天带弟子来到扎西滩,看见这里山川灵秀、瑞云缭绕,是个建寺的理想所在。即开始在这里建修拉卜楞寺院。经历代嘉木样大师和各大佛的不断扩建和完善,使寺庙规模成型,寺内有诸类佛殿、众多佛宫邸及讲经坛、法苑、印经院、佛塔、嘉木样大师别墅等宏伟建筑群。鼎盛时期有僧侣3600余人。所属寺庙有139处,教权范围达甘、青、川、康、蒙古、东北及新疆等地域。它不仅成为佛家神圣的宗教禅林,而且是传播知识的综合性学府,也是整个安多地区藏民族的文化艺术中心。赢得了第二西藏之称。

至解放前夕,拉卜楞寺有经堂6座,大小佛殿48座。其中七层楼1座,六层楼1座,四层楼4座,三层楼8座,二层楼9 座,馏金铜瓦顶4座,绿色琉璃瓦顶2座,嘉木样大师及各大昂欠的藏式楼房31座,各个昂欠活佛住舍30院,吉哇院6所,大厨房6所,印经院1所,讲经院2处,嘉木样别墅2处,经轮房500余间,普通僧舍500多院,各种塔若干座以及牌坊等各种建筑,共占地面积达1000余亩。整个建筑气势雄伟,鳞次栉比,错落有致,堪称安多地区第一名刹。这些建筑可分为石木结构和土木结构两类,外石内木,有“外不见木,内不见石”之说。建筑形式有藏式,汉宫殿式和藏汉混和式。

拉扑楞寺建筑群

建筑

拉卜楞寺院的建筑粗犷大方,古朴典雅,稳坚耐用。大型佛殿顶部,均有铜质鎏金法轮、阴阳兽、宝瓶、胜幢、雄狮等。部分殿堂的屋顶有鎏铜瓦和绿色琉璃瓦。整个建筑庄严巍峨、宏伟壮观。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气势磅礴,具有藏民族独特风格。

全寺共有六大经堂,最大的是闻思学院经堂,又称大经堂,是“磋钦措兑”会议的场所,为全寺之中枢。一世嘉木样初建时,只有80根柱子,1772年二世嘉木样扩建为140根柱子,可容纳3000僧人诵经。1946年,五世嘉木样又建了前殿院,至此,大经堂成为有前殿楼、前庭院、正殿和后殿共数百间房屋,占地10余亩的全寺最宏伟的建筑。前殿楼为大屋顶式建筑,顶脊有宝瓶、法轮等饰物,楼上供吐蕃赞普松赞干布之像,楼上前廊设有嘉木样大师、四大色赤、八大堪布等活佛们每年正月和七月法会观会时的坐席,楼下前廊为本院僧官逢法会时的座位。前庭院是本院学僧辩经及法会辩经考取学位的场所,有廊房32间。大经堂正殿东西14间,南北11间。正殿内悬乾隆皇帝御赐“慧觉寺”匾额,内设嘉木样和总法台的座位及僧人诵经坐垫,供有释迦牟尼、宗喀巴、二胜六庄严、历世嘉木样塑像,悬挂着精美的刺绣佛像及幢幡宝盖等,显得十分华丽,且藏有《甘珠尔》等经典。后殿正中,供奉着馏金弥勒大铜像,后殿左侧供奉着历世嘉木样大师的舍利灵塔,及蒙古河南亲王夫妇和其他活佛的舍利灵塔,共14座,右侧为本寺护法神殿。正殿之西为大厨房,内有大铜锅4口,大铁锅1口。大经堂不幸于1985年4月7日被火烧毁,在政府的关怀下,1985 年7月设计,1986年6月破土动工,1987年完成了主体工程。新建大经堂不但保持了原来的式样和风格,还采用了先进技术和材料。

拉扑楞寺晨光

金沙国际网址,续部下院经堂位于大经堂东北,初建于1737年,正殿东西5间,南北1间,系藏式建筑,殿顶法轮、幢幡俱全,内供密集、怖畏、胜乐等密宗佛像,其后殿供奉一世德哇仓等7 位活佛之灵塔。

拉扑楞寺佛教活动

时轮学院经堂坐落于大经堂右侧,建于1763年,正殿东西 5间,南北11间,具有浓郁的藏式风格,内供时轮金刚佛铜像。后殿正中供奉释迦牟尼和七大弟子像,左右供奉着堪布仓、贡唐罗智仓、旦巴嘉措等活佛的灵塔。

寺主是第六世嘉木样呼图克图,其他领导人包括八大堪布、四大赛赤。拉卜楞寺在历史上号称有108属寺,是甘南地区的政教中心,拉卜楞寺保留有全国最好的藏传佛教教学体系。1982年,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整个寺庙现存最古老也是唯一的第一世嘉木样佛时期所建的佛殿,是位于大经堂旁的下续部学院的佛殿。

医学院经堂,建于1784年,正殿南北6间,东西5间,殿内供奉药王佛、药师佛和拉科仓的舍利塔,殿前厢廊内绘有人体脉络图18幅。

喜金刚学院经堂,建于1879年,仿拉萨布达拉宫的南杰扎仓样式修建。1957年失火烧毁,后由国家拨款按原式重建。

续部上学院经堂,位于喜金刚学院的西侧。建于1941年,正殿东西5间,南北10间,高达三层,顶层为宫殿式,绿色琉璃瓦覆盖,故称绿瓦寺。后殿内供有弥勒佛铜像和十六罗汉象,左为八大药师佛和35尊仟悔佛,右为第五世嘉木样大师父母的骨灰塔及21尊度母佛像,两侧有铜质无量寿佛1000尊。

除各学院的经堂外,拉卜楞寺有众多佛殿,佛殿是僧众诵经和信徒朝拜的场所,较为著名的有宗喀巴佛殿、千手千眼观音殿、弥勒佛殿、释迦牟尼佛殿、白伞盖菩萨殿、救度母殿、白度母殿、寿安寺、悟真寺、普祥寺、图丹颇章和护法殿等。

弥勒佛殿,亦称“寿槽寺”,坐落在大经堂之西北隅,高达六层,纵深各5间。初建于1788年,1844年由卓尼察汗呼图克图额尔德尼班智达捐资予以翻修,并建金瓦亭。该殿为藏汉混和式结构,最高层为宫殿式的方亭,四角飞檐,上覆盖馏金铜狮、铜龙、铜宝瓶、铜法轮、铜如意,阳光下金碧辉煌,故俗称“大金瓦寺”。殿内供馏金弥勒佛大铜像,高8米左右,两侧供八大菩萨馏金铜像,高5米左右。殿内藏有金、银汁书写的《甘珠尔》。

释迦牟尼佛殿,位于弥勒殿西边,仿拉萨大昭寺修建,亦为馏金铜瓦屋顶,俗称“小金瓦寺”。该殿高三层,二层内供有释迦牟尼佛像,两侧有两根铜质龙柱,释迦牟尼佛像顶供有释迦金佛,高约0.7米,是第一世嘉木样从西藏本堆地方迎请来的,殊为珍贵。第三层为嘉木样护法殿,殿前为图丹颇章,系历世嘉木样坐床和举行其它隆重仪式典礼的地方。

寿安寺,系萨木察仓捐资修建的,在时轮学院前面,纵深各5间,门上悬清嘉庆帝御赐用汉、藏、满、蒙4种文字书写的“寿安寺”匾额1面,殿内供狮于吼佛铜像,高13米,另供八大菩萨、十六罗汉。

此外,拉卜楞寺尚有藏经楼、印经院、夏丹拉康、菩提法苑、嘉木样别墅、铜塔、厨房和牌坊等建筑。

藏经楼在萨木察仓昂欠的西面,内藏6万多册经卷,不幸“文革”中遭到破坏,损失很大,经卷移到时轮学院,现在新藏经楼已重新建成。

印经院在千手千眼观音殿的前面,原属蒙古河南亲王府,藏有大量的经版,在“文革”中受到破坏,现在得到了恢复和扩充,增添了铸字铜模、铸字机、平台印刷机等铅印设备。

夏丹拉康,在大经堂东北隅,是班禅大师行宫。

菩提法苑,即为僧人辩经场所,位于寺院西边萨哈尔村南。

经轮房,俗称“嘛呢房”,是建造简单之平房,围绕寺周,约500余间,内设经轮。

菩提塔,为铜质镏金,高三层,甚为珍贵,因位于贡唐仓院内,又称贡唐宝塔。

另大经堂东侧有合离塔,寺院东边有“神变白塔”。原于寺院东边,有牌坊1座,上悬“输财卫国”匾额1面,现不存。

政教体系

近二百多年的发展,至1958年前,拉卜楞寺逐步形成了一套政教合一的组织机构和教务、政务的统属关系,它既是安多地区最高学府,也是最高行政首脑机构之一。

拉卜楞寺的最高权力集中于嘉木样活佛,是当地政教领袖,享有很高的威望。到第五世嘉木样时,拉楞寺院的组织机构有拉章组织、磋钦措兑、仲贾措兑以及管理牧区和农区、半农半牧区的组织系统。 拉章组织,系嘉木样大昂组织,由襄佐、司食、司服装长、经务、秘书、承宣、嘉木样代表、管家等组成,负责嘉木样本人及嘉木样佛宫的有关事宜。 磋钦措兑,系教务会议组织,在嘉木样领导之下,由总法台、总僧官、财务长、总经头、管理长、亲王管家,僧众代表 6人、秘书等组成,负责全寺宗教事务和财务。 仲贾措兑,由第四世嘉木样建立,意为嘉木样座前茶会、并制定了文字章程,由襄佐、随侍长、司食长、司服装长、经务秘书长、承宣长、司佛宫官、司佛殿官、嘉木样代表、嘉木样管家、护卫官、月讼员等组成。最初主要处理寺内政教事务,后扩大为处理所有属寺、部落和整个教区政教军事的最高权力机构。

1940年,五世嘉木样从西藏学经返寺后,调整和改革拉卜楞寺的组织机构,建立了议仓组织,意为秘书处,由嘉木样亲自领导,襄佐主持,成员有议仓堪布、司食长、司服装长、经务长、秘书长、承宣长、拉章代表、管家和司讼员等,取代了仲贾措兑和磋钦措兑的权力,统辖全寺和寺属部落的一切政治、宗教、军事大权。从而权力高度集中于嘉木样手中,更加强化了政教合一制。

教学系统

拉卜楞寺有六大学院,最大的是闻思学院,属于显宗,其余五学院属于密宗及其他。显宗重理解,要系统学习佛学原理;密宗重修持,学僧接受专门教育。

闻思学院。主要学习五部大论,共分十三级。

因明部。5年学程,分5年5级。第一年学辩红白下,第二年学辩红白上,第三年学集类中品,第四年学集类上品,第五年学因明类。学力著作有色仓阿旺扎西的《集类论》、法称的《释量论》及甲曹杰、克珠杰、第一世嘉木样等撰写的注释本。

般若部。4年学程,分4年4级。第一年学“论新下”,第二年学“论新上”,第三年学“第一品至第三品”,第四年学“第四品至第八品”。学习著作有《现观庄严论》,宗喀巴的《现观庄严广论》、《嘉言金运》,甲曹杰的《现观庄严名义释广解》,第一世嘉木样的《现观庄严论大疏》等。

中观部。2年学程,分2年2级。第一年学“中观新论”,第二年学“中观旧论”。学习的主要论著有龙树的《中观本领》,月称的《中观明句论》,佛护的《中观佛护释》及宗喀巴的《人中论广释》、《人中论摄义》,甲曹杰的《中观广论摄义》,第一世嘉木样的《中论大疏》等。

俱舍部。4年学程,为一学级。第一年学初四品,第二年学后四品,第三四年总复习。学习的著作有世亲的《俱舍颂》、《俱舍自解》,宗喀巴的《俱舍论》和第一世嘉木样的《俱舍大疏》等。

律学部。只此一级。修业期限不定。主要学习功德光的《戒律本有》及宗喀巴师徒3人的《菩萨戒释》和《比丘戒释》,第一世嘉木样的《律部大疏》。

闻思学院的学习时间,一年分为九个学期,即四个大学期,每学期为一月;二个中学期,每学期20天;三个小学期,每学期15天,学经的方法以背诵与辩论相结合为主。学僧每年必须经过严格的考试,方能升级,时间为每年农历十一月十九日。考试时,考生坐中间,回答格西和僧人们提出的问题,回答圆满,不漏点滴,方为及格。

闻思学院设有3种学位:然坚巴、尕仁巴、多仁巴。然坚巴,凡般若部毕业或六至十二年级学僧,可以申请,参加考试,考取然坚巴学位,科目以因明和般若为主。每年举行2次,第一次在农历五月十七日至六月十七日之间进行,第二次在农历十一月十七日至十二月十七日之间进行。尕仁巴,凡俱舍部学完4年功课者,全部称尕仁巴。多仁巴,是闻思学院最高学位,考僧必须是俱舍部毕业者。考试科目为五部大论,非常严格,每年仅录取两名。分两次进行,第一次在农历正月十七日至二十日,第二次在七月九日至十三日。

续部下学院。专修密宗,设三个学级。初级,学修生起次第,学僧主要背诵《怖畏九首金刚经》、《六臂护法经》、《法王护法经》、《集密经》、《大自在经》>《续部经》等。升级时,必须背诵《大自在生起与圆满次第经》、《集密生起与圆满次第经》、《怖畏九首金刚生起与圆满次第经》三部经中一部,方可升人中级。中级,必须背诵《集密自入经》、《大自在自入经》、《烧坛经》、《续部经》、《佛赞》,讲要求学会用彩色细砂制造坛城。高级,依据《生起与圆满次第经》中规定程序修行。每年农历二月十七日至二十一日通过密宗教义的辩论考试,取得俄仁巴学位,每年只取1名。这个学院教规极为严格,戒律繁多。

时轮学院。除学习修观有关的时轮密乘外,主学时轮天文历算。该学院分三个学级,年限无定。初级,主学《妙吉祥名称经》、《无上供养经》、《普济经简释》等。中级,学习和背诵《时轮金刚经》、《现证菩提经》,学会坛城的描绘。高级,主修声明、诗词、历算、书法,并研究时轮金刚和怖畏金刚的生起与圆满之道。

医药学院。学僧主修藏医,也分三个学级。初级,学僧必须背诵《皈依经》、《绿度母经》、《观音心经》、《不动佛经》、《根本续》、《后续》。中级,背诵《释续》、《药王经》、《马王白莲经》等。高级,主要研究《四部医典》及《菩提道次第广论》。医学院的学僧除了学习藏医原理外,还从事实践活动。每年四月下旬、六月上旬、八月份要外出采药,七月下旬开始制药,成药有散、丸、膏三种,并给各地患者看病治疗。医学院曾培养出许多杰出的藏医。现今该学院生产的“洁白丸”、 “九味沉香散”、”九味半黄散”三种药物已被列入国家药典;还有18种成药单方被列入西北五省地方成药,拉卜楞寺还成立有藏医研究所。藏医学正在得到继承和发扬。

喜金刚学院。主要研究喜金刚的生起和圆满次第之道。分三个班级,年限无定,初级学僧主要背诵《无上供养经》、《妙吉祥名称经》、《大威德经》、《满愿经》、《喜金刚迎请、加持、自入、烧坛、祝愿、回向经》、《金刚手大轮经》、《虚空瑜伽经》等,同时学会彩砂绘制喜金刚等坛城。中级主修汉历、藏文文法、书法、法舞,法舞仿照西藏第穆林。高级要遵守三律,禅坐静修,以求正果。

续部上学院。是仿拉萨续部上学院修建的,主要研究密宗生起和圆满次第之道,分三个学级,年限无定,修习经典基本上相同于续部下学院。

法会 拉卜楞寺的节庆及法会甚多,较重要的有:

正月祈祷法会,藏语称为“毛兰姆”。自正月初三晚起,到正月十七止,历时15天。其间拉卜楞寺的全体僧人,每天要在大经堂诵经6次,其中第4次专为祈祷,祈祷佛法常在,有情安乐,天下太平等。正月初八日举行“放生”,给准备好的马、牛、羊洒上净水,在耳朵上系上彩带等后放走,凡是被放生的马、牛、羊,不允许任何人猎取。正月十三日举行“亮佛”,将数十丈长的绣制佛像,展挂在王府对面山麓晒佛台,僧众高诵沐浴经,群众肃然,场面盛大。十四日举行跳法舞会。十五日晚间举行酥油花供灯会,各个学院、昂欠的僧人制作的酥油花,陈列于大经堂周围,并供上酥油灯,使酥油花更显得鲜艳夺目。展出后互相评比竞赛,排列名次。十六日“转弥勒”,僧众抬着弥勒佛,在乐队伴奏下,绕寺一周,以示未来佛弥勒将要治世。正月十六日正式结束,费用由拉卜楞寺所属23个部落轮流负担。

二月法会。从二月初四至初八,其间初五纪念第一世嘉木样圆寂,名为“良辰”。初八为“亮宝会”,僧侣数百人,持寺中宝物,绕寺一周,宝物有吉祥结、如意树、龙蛋、康熙所赐锡杖、百两金元宝等。

四月“娘乃节”。于四月十五日举行,此日是释迹牟尼降生、成道、圆寂的日子,僧众、信徒等要闭斋,转经轮,念六字真言,以示纪念。

七月法会。自六月二十九日至七月十五日止,正式会期是七月初八日,其规模仅次于正月法会,僧众每日集会7次,主要内容是辩经。七月八日,是米拉劝法会,演出圣僧米拉日巴劝化猎夫贡保多杰的故事。

九月“禳灾法会”。于九角二十九日在嘉木样大昂举行,由喜金刚学院举办。

十月宗喀巴逝世纪念。于二十五日举行。这一天是宗喀巴涅磐日,僧众念大经,寺院开放,让信徒朝拜,晚间寺院建筑屋顶点燃灯火,灿烂如星,诚属奇观,故又称燃灯节。

另外二月五日为一世嘉木样圆寂日,十月二十七日为二世圆寂日,九月六日为三世圆寂日,二月二十二日为四世圆寂日,二月二十三日为五世圆寂日。这些日子里,寺院都要举行纪念活动。

此外尚有各学院各自举行的法会。

附属寺院

拉卜楞寺的属寺总称108寺,实际不止此数,其中甘肃境内有66寺,青海境内6寺,四川境内21寺,内蒙古境内7寺,西藏境内5寺,山西1寺,北京1寺。

这些寺院都是拉卜楞寺的子寺,但它们与拉卜楞关系之密切程度不同,基本上有三种形式。第一种政教两权统属拉卜楞寺院管理,并由拉卜楞寺院派“更察布”、“吉哇”、法台管理该寺及所属部落的一切政教事务;第二种教权属于拉卜楞寺管理,由拉卜楞寺派法台或经师、僧官、更察布,只管理教务,不管政务;第三种在宗教上有着密切关系,但拉卜楞寺不直接管理其政教事务。

拉卜楞寺所属部落按依附程度分为四类。第一类称“拉德”,意为神民,是蒙藏王公贵族从自己的属部中转给寺院的“香火户”,有河南蒙旗十一支箭地、拉卜楞寺附近十三庄、桑科、甘加六族、科才、欧拉、尼玛、阿坝六族、多合尔部落等。第二类称“穆德”,意为政民,是拉卜楞寺利用教权控制的部落,有阿木去乎、扎油、博拉、下巴沟、美武五族、三乔科、阿万仓等。第三类“曲德”,意为教民,主要由世袭大土官头人统治,宗教上受拉卜楞寺的影响和控制,这些部落有麦科尔、上作格浪哇、牙端木、唐科尔、上南那、经科尔、木拉小俊、曼龙、下卡加等。第四类称“栓头”,表示和拉卜楞寺院有往来关系,这类有科哇乃门、拉马吾建等。

拉卜楞寺院对“拉德”和“穆德”部落大都派有“郭哇” 或“更察布”,代表嘉木样和拉卜楞寺统领该部落的一切政教、军事大权。郭哇和更桑布的人选,均从嘉木样的八十随从中选任。一般牧区称“郭哇”,在农业区和半农半牧区称“更察布”。郭哇和更察布的不同是前者只管政务,后者兼管寺院。

拉卜楞寺及其主要活佛都拥有较多的土地、牧场、森林、牧畜、房屋等。拉卜楞寺的财产所有情况分以下几类:属全寺所有,属六大学院所有,属嘉木样佛宫所有,属各大小活佛所有和一般僧人个人财产。其数目十分庞大,很难一一估算。 1958年前,拉卜楞寺出租土地2.17多万亩,周围13庄900余户都是它的佃户。拉卜楞寺在夏河县境内有羊36500多只,牛 7400多头,马9540匹,还出租房屋5100多间。再加上寺院还从事放高利贷、商业活动、信徒布施、僧徒募化等,使大量的财物流入拉卜楞寺,从而使拉卜楞寺具有雄厚的经济势力。

活佛及成就

拉卜楞寺活佛众多,据解放前统计,约近100人。内又分为不同等级,最为著名的是嘉木样和“四大色赤”活佛系统。

第一世嘉木样·阿旺宗哲(1648-1721),夏河县人,是藏传佛教格鲁派的著名佛学家和学者。13岁出家,21岁前往拉萨求学,先后在哲蚌寺郭莽扎仓、拉萨下密院学习显密经论,均得究竟。53岁时任哲蚌寺郭莽扎仓堪布,后返回故里建拉卜楞寺。1720年清康熙帝封其为“扶法禅师班智达额尔德尼诺门罕”,赐金印。第一世嘉木样慎思明辨,通达显密,有宗喀巴后第一人之誉称。生平著作有15函,尤以五部大论的注释名扬藏区,被蒙藏地区的许多寺院奉为教本。

第二世嘉木样·久美旺波(1728-1791),青海尖扎县人。25岁赴藏入哲蚌寺郭莽扎仓学经,获格西学位。东返后任拉卜楞寺、塔尔寺法台。1768年云游内蒙49旗,1772年乾隆帝封其为“扶法禅师班智达额尔德尼诺门罕呼图克图”。二世对拉卜楞寺的发展颇有建树,且博学多识,生平著作12函,主要有《第一世嘉木样传》、《章嘉若必多杰传》、《班禅伯丹益西传》、《卓尼板丹珠尔目录》等。

第三世嘉木样·洛桑图旦久美嘉措(1792-1855),青海同仁县人,1798年被迎入拉卜楞寺,18岁入藏学经,26岁任拉卜楞寺法台,55岁任塔尔寺法台。1849年清封其为“扶法禅师”,三世性好幽静,注重修持、衣食淡然。著作有《散论总集》等。

第四世嘉木样·格桑图旦旺秀(1856-1916),四川德格人。22岁赴藏学佛,28岁任拉卜楞寺法台,兼任塔尔寺法台。后前往北京、五台山、西康、安多、西藏各地礼拜圣迹,1900 年清封其为“广济掸师”,1913年,袁世凯政府封其为“广济静觉妙严禅师”。第四世嘉木样著作有《喜饶嘉措传》、《喜金刚学院志》等。

第五世嘉木样·丹白坚赞(1916-1947 ),汉名黄正光,四川甘孜州人。1933年国民政府封其为“辅国阐化禅师嘉木样呼图克图”。1937年赴藏深造,1940年东返,同年向国民政府捐献飞机30架(每架银元1万元,共30万元),以资助抗战,国民政府委嘉木样为“蒙藏委员会委员”。五世致力于民族文化的发展,组织了藏民文化促进会、藏民小学、拉卜楞寺青年喇嘛职业学校等。

第六世嘉木样·洛桑久美图丹却吉尼玛,青海刚察县人,现任全国政协常务委员、全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甘肃政协副主席、甘肃省佛教协会会长、甘南藏族自治州政协副主席、拉卜楞寺寺管会名誉主任等职。

拉卜楞寺的“四大色赤”是指贡唐仓、萨木察仓、霍尔藏仓、德哇仓四大活佛系统,均有很高威望。后喇嘛尕若仓、阿莽仓 活佛也居色赤地位。

拉卜楞寺经学制度严格,历代人材辈出。第三世贡唐仓·贡曲乎丹白卓美(1762-1823),著有12函,所作《水树格言》,《经验老人之劝世法言》,闻名中外,是藏族文学史上的名著。第二世阿莽·恭却坚赞(1764-1853),学问渊博,世称阿莽班智达,著有10函,主要有《拉卜楞寺志》、《印藏霍尔蒙古历史述略》,《第三世贡唐传》。第三世智贡巴·丹巴然吉(1801-18666 ),跋涉安多藏区,写成巨著《安多政教史》,名扬四海。贡唐·洛卓嘉措(1851-1930),文集有 10函,对五部大论进行了广泛的探讨,是拉卜楞寺近世著名佛学家。拉科仓·久美成勒嘉措,任第九、十世班禅、第五世嘉木样、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之经师,著有《中观广破认识录》、《第五世嘉木样传》等。此外,拉卜楞寺尚有很多留下著述的学者,可谓高僧林立,学冠安多。

当代著名学者,如琅仓活佛克智格勒嘉措著有《文成公主迸藏》、《达巴丹保》、《热玛纳王》等剧本、诗词,已故丹巴嘉措著有《藏文文法中的若干问题》、《诗学修辞明钥》,毛尔盖·三木旦著有《藏文文法概论》、《藏族文化发展简史》、《梵藏语名词对照》等。现今拉卜楞寺内亦有精通显密的大格西、学者,如著名藏历学者三智布等,都为继承和发展藏族文化做出了贡献。

拉卜楞寺有一乐队组织,名为嘉木样乐队。第四世嘉木样时乐队吸收了清朝宫廷音乐和内地寺庙音乐。乐器有云锣二、笛二、管二、笙二、鼓一,演奏的曲谱有万年欢等10个曲谱,这在藏传佛教寺院中是独具特色的。

第五世嘉木样时拉卜楞寺组织演出藏戏,解放前,仅演《松赞干布与文成公主》,解放后演出了《智美更登》、《卓瓦桑姆》、《诺桑王子》、《赤松德赞》等剧目。

拉卜楞寺的绘画包括壁画和唐卡画,壁画内容包括佛本生、佛经故事、佛像、历史人物、医学图解等,色泽鲜艳,充满生活气息。唐卡画即卷轴画,绘在布幄上,十分精致。拉卜楞寺的堆绣艺术亦堪称一绝,用各种色彩的绸缎剪成所需各种形状,如佛像、人物、鸟兽、山水、花草、虫鱼等,绣在布幔上,底部垫以羊毛等物,有着强烈的立体感。拉卜楞寺的造型艺术坛城、雕塑、酥油花等,都具有浓郁的宗教、民族特色。

拉卜楞寺还保存着清朝光绪皇帝给第四世嘉木样的封文、民国政府给第五世嘉木样·萨木察活佛的封文、国民党政府褒扬第五世嘉木样令、清道光赐给第三世嘉木样的印鉴、民国政府颁给第五世嘉木样的印鉴等,另有金、银、铜、象牙、石、木等大小印鉴21枚。

拉卜楞寺藏经楼内存放着浩如烟海的藏文古籍,1958年前拉卜楞寺藏书达22.8万余部,后来损失严重。现存经籍仅占原藏书的39.6%,计有6.5万余部,1.82万余种(复本书和《甘珠尔》、《丹珠尔》除外),包括医药类、声明类、工艺类、天文历算类、修辞类、书信类、历史类、传记类、全集类和各种佛典。近来甘肃省成立了“甘肃省拉卜楞寺藏书研究所”, 1988年改为“甘肃藏学研究所”,展开了对拉卜楞寺的研究。

拉卜楞寺可以说是安多藏区一座文化、艺术的宝库,现今愈来愈受到人们的重视,发出昔日所未有的异彩。

贡唐宝塔

位于拉卜楞寺西南角,原名现见解脱大金塔,因塔内供有从尼泊尔迎请来的无量光佛像而享誉海内外。现存宝塔建成于1993年7月,共有五层,高达31.33米,塔呈菩提式,占地2144.16平方米,由塔刹、塔瓶和塔座组成。塔刹是日、月、星辰;塔瓶是精铜浮雕鎏金八大菩萨;塔座是琉璃瓦装饰的三层四角形建筑。宝塔外形金碧辉煌,内部构造精巧,塔内正中是二层相互贯通的四座佛殿,供历世贡唐仓灵塔或木雕镀金像,并藏有两万余卷佛经。殿顶供阿弥陀佛、二世嘉木样和千佛铜像。宝塔造型别致,工艺精巧,现已对游人开放。重建的贡唐宝塔是按原规模款式在拉卜楞寺西南角原址建造的。塔高五层,由塔刹、塔瓶、塔座三大部分组成。塔刹是光彩夺目的日、月、星辰,塔瓶是精铜浮雕鎏金八大菩萨,塔座为琉璃瓦装饰的三层四角建筑,一层四周装有铜制经轮。宝塔不仅外表宏伟壮观,气势非凡,而且内部更是构造精巧,多宝严饰。塔内正中是二层相互贯通的四座佛殿。正面佛殿是华贵的塔中之塔三世贡唐仓灵塔和一、二、四、五世贡唐仓渡金像,左右两侧是度母和普明佛殿,背面是藏经殿,收藏有二万余卷佛经。四座佛殿之顶是三百多尊铜佛环抱的第二世嘉木样塑像。宝塔第三层是千佛殿,收藏有1032尊铜佛。第四层宝瓶之中,供养着近两米高的阿弥陀佛。塔座和宝瓶内壁还绘有生动细腻的百余幅壁画。贡唐宝塔与大夏河水、大林棵相辉映,与拉卜楞寺大经堂、大金瓦寺相呼应,蔚为壮观。

本文由金沙国际网址发布于旅游,转载请注明出处:拉扑楞寺位于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城西0.5公里

关键词:

上一篇:他年一旦权势去,时光里我们所有人早已走远

下一篇:孩子们快乐成长的地方,香巴拉旅游艺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