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址 > 旅游 > 当年隘口只有8米宽,会议批判了张国焘分裂党和

原标题:当年隘口只有8米宽,会议批判了张国焘分裂党和

浏览次数:115 时间:2019-12-27

景区介绍

1935年9月和1936年8月,红一方面军与红二、四方面军长征两次途经甘南,遇到了重重艰险,但每次都以胜利告终,这与一个人息息相关。他就是手中掌握有48旗的辖地,属民520族,约11600户的卓尼世袭第19代的土司传人杨积庆。

图片 1

腊子口系藏语音译,意为“险绝的山道峡口”,位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境内,是四川北部通往甘南的必经之路。着名的腊子口战役于1935年9月16日下午在这里打响。这一仗,打开了红军北上的唯一通道。

俄界会议遗址,位于迭部县城东南68公里处的达拉乡高吉村。此地属岷山峡谷地带,山峦重叠,阻断南北通道,达拉河穿行岷山南北,沟通甘川,使达拉沟成为甘川天然通道之一。古来用兵征战,屡经此道,三国魏蜀相争,唐、蕃、吐谷浑交战,以及1253年忽必烈远征云南,均取此道。

图片 2

从迭部县城到天险腊子口一共96公里,道路弯弯,沿途山势险峻,白龙江的涛声伴随一路。8月雨多,山谷里容易发生泥石流,公路上每隔一段便建有泥石流渡槽,车辆从渡槽下方穿过,让人心情陡然紧张。

为了探寻那段惊心动魄的往事,近日记者来到了迭部县腊子口战役遗址。悬崖峭壁依旧,似被一把巨斧劈开。腊子河穿山而过,一条通往迭部县城的宽阔大道顺河延展。腊子口战役纪念馆工作人员毛欢欢说,当年隘口只有8米宽,中间是水深流急的腊子河,两山之间横架着一座木桥。桥东头的山腰上筑有好几个碉堡,重火力居高临下,控制着隘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1935年,举世闻名的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途经此地,并在高吉村召开十分重要的“俄界会议”,使其成为中国革命史上的一个不可忽略的地名。会址于1981年被确定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卓尼杨积庆烈士纪念馆中的红军长征抵达藏区的壁画

图片 3

遗址附近,一座纪念碑巍然挺立。杨成武将军亲笔题写的“腊子口战役”镌刻其上:碑体长2.5米,象征着二万五千里长征;宽2米,象征第二次国内革命;高9.16米,象征攻破天险腊子口的时间是9月16日。

1935年9月12日,中国工农红军途经高吉村,党中央在村里召开政治局紧急扩大会议,毛泽东在会上作出了决定红军前途命运的重要战略方针的报告,决定成立了由毛泽东、周恩来等五人组成全军最高领导核心,还通过了彭德怀关于缩编部队的建议,决定组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并责成朱德、叶剑英等研究部队的整编方案;会议批判了张国焘分裂党和红军的错误,通过下《关于张国焘同志的错误的决定》。会后,党中央向全军发出了《为执行北上方针告同志书》。俄界会议对确定红军北上进入甘肃的战略方针,战胜张国焘分裂党和红军的错误,胜利完成红军长征,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为了深刻了解这段历史,创作电视连续剧《卓尼土司》的先期考察小组,在杨积庆土司的孙子杨正先生的陪同下,离开甘南藏族自治州的舟曲前往迭部。这是当年杨土司为红军开仓济粮的地方,于是,考察组重走了一段当年红军长征途中走过的路。

腊子口系藏语转音,意为“险绝的山道峡口”。隘口长约30米,宽不足8米,两边是悬崖陡壁,周围是崇山峻岭,抬头只见一线天。湍急的白龙江主流腊子河就在正下方。当时河面上就只有一座一米半宽的小木桥,把两面山脚的小路连接起来,要进入腊子口,必须经过此桥,远近别无他路。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地势十分险要。

天空飘着小雨,10月中旬的甘南已是秋意浓浓,岷山层林尽染,抬眼望去,纪念碑肃穆庄严,震撼人心。当年战役敢打善战的精神传统,在这里已经凝聚成创新发展的时代力量。

俄界会议遗址得到了地方政府的妥善保护,1993年,迭部县政府又拨款进行了维修。遗址房屋是典型的藏族山寨土围墙木楼建筑,总面积238平方米,建筑面积102平方米,高6米。其中红军司令部面积69平方来,毛泽东居室面积15平方米。现设展览室15平方米。

图片 4

图片 5

腊子口出奇制胜,中央红军全盘走活

在杨家卡与博峪乡送行的领导同及藏族乡民合影留念

1935年9月,红军长征到达甘南迭部,为走出岷山北上,红一军团二师四团奉命攻打由国民党鲁大昌部重兵把守的天险腊子口。9月16日,毛泽东在离腊子口十多里的黑多村指挥战斗,林彪、聂荣臻、左权亲赴前沿阵地商定作战方案,经过红军五次猛烈攻击和15名敢死队员的浴血奋战,激战一昼夜,终于在17日凌晨6时突破了天险腊子口,打通了进军甘肃的最后一道天然屏障。

腊子口战役遗址往北大约3公里,就是腊子口战役纪念馆,坐落在腊子口乡朱立沟村。纪念馆大厅正中间是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9位红军领导人的雕塑,不同的站姿、动作、表情,把当年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领袖气度刻画得淋漓尽致。

2010年4月15日一早,考察组离开甘南舟曲博峪乡,在杨家卡与当地领导及前来送行的藏族乡民们留下了一张合影后再次启程。车队从甘肃文县进入四川阿坝藏族自治州,当晚在九寨沟休整了一夜之后于翌日一早继续出发。

图片 6

走进纪念馆,驻足观望着一幅幅照片、一件件红军用过的物品,聆听着解说员声情并茂的讲述,当年中央红军攻打天险腊子口的烽火岁月仿佛就在眼前。

图片 7

△腊子口战役旧址

1935年9月13日,冒着雨雪交加的严寒,中央红军从俄界出发,继续北上,向甘南腊子口逼近。

川主寺通往黄龙途中矗立的红军长征纪念碑

图片 8

为了围堵红军,国民党陆军新编第十四师在此设防,从山口往里,直到岷县,纵深配置重兵。

4月16日中午时分,考察组抵达了松潘的川主寺。在川主寺通往黄龙途中的元宝山顶,矗立着一座雄伟壮观的“红军长征纪念碑”。汉白玉的碑座形似雪山,高24米的碑身为三角立柱体,象征红军三大主力紧密团结,坚不可摧。碑顶上立着近15米高的红军战士像,双手高举,一手握枪,一手持花,象征红军长征的胜利。

△腊子河

党中央决定以第一军第二师第四团迅速夺取腊子口。第四团团长王开湘、政委杨成武受命后,领兵向腊子口疾进。16日下午4时,开始向腊子口守敌发起进攻。由于敌人火力凶猛,加之我方地形不利,几次冲锋均未成功。

图片 9

图片 10

经过研究部署,决定采用正面攻击和侧翼袭击相结合的作战方案:由王开湘率领两个连迂回渡过腊子河,攀登悬崖峭壁袭击东面山顶上的国民党军;正面强攻任务由第二营担任,第六连为主攻连,由团政委杨成武指挥。

途经甲蕃古城

1980年8月,甘肃省政府在当年红军与敌军激战的隘口修起了纪念碑,让后人们永远记住历史上的这次战役。 现在这里是国家级森林公园,国家3A级旅游景区。

迂回袭击,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爬上壁立千仞的悬崖。一名16岁的苗族战士毛遂自荐,用一根带铁钩的长杆子从绝壁攀上崖顶、放下绳索,使迂回部队顺着绳索爬上悬崖,犹如神兵天降。霎时间,红军的冲锋号、重机枪和呐喊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响彻山谷。17日清晨,红军突破了国民党军精心布置的防线,胜利夺取腊子口。

从川主寺出发后不到一小时的车程,考察组已行驶在阿坝州辽阔的若尔盖草原。只见一望无际的草原上,不时出现藏民放牧的牦牛和山羊。时而还会见到一座座飘着经幡的藏民的夏季牧场。

图片 11

战斗胜利了,但这名战士却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没有人知道他确切的名字,只知道他跟随红军走过了云、贵、川,连史上从此留下了“云贵川”这个名字。

图片 12

△当年红军与国民党鲁大昌部激战的地方

聂荣臻元帅后来在回忆文章中说:“腊子口一战,北上的通道打开了。如果腊子口打不开,我军往南不好回,往北又出不去,无论军事上政治上,都会处于进退失据的境地。现在好了,腊子口一打开,全盘棋都走活了。”

川北草原上的牦牛群

图片 13

俄界会议定方针,分裂主义得到批判

据史料记载,红军长征在四川滞留的时间最长、经历的地区最广阔、面临的环境最艰险、进行的斗争最卓绝、付出的牺牲也最大,所有这一切,都在世称“松潘草地”今若尔盖境内得以集中体现。约有一万多红军将士长眠于草地,红军走进草地时几乎濒临绝境。

顺着腊子口战役旧址向北走,从朱力沟口进入向东4.3公里,距离腊子口战役纪念碑6.5公里处是新建的腊子口战役纪念馆。

明确长征继续北上方针,夺取腊子口关隘,打通中央军北上通道,与俄界会议息息相关。俄界会议遗址位于迭部县达拉乡境内的高吉村,因长征经过迭部时在此召开过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而得名。由于当时翻译上的误差,将“高吉”音译成“俄界”,故沿用至今。

图片 14

图片 15

党中央和中央红军到达俄界时形势极为严峻。外有国民党大军围追堵截,阻止红军北上;内有张国焘强令红四方面军掉头南下,与中央红军南辕北辙。为揭露和批判张国焘的分裂主义,确定红军继续北上的正确道路,进一步统一全党全军思想,1935年9月12日,党中央在达拉乡高吉村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俄界会议。会上,毛泽东作了关于同红四方面军领导人张国焘的争论与目前行动的报告,通过了《中央关于张国焘同志的错误的决定》。

共和国九大元帅经过的若尔盖大草原

纪念馆共分三层,第一层主要介绍红军长征的概况,第二层介绍红军长征经过甘肃以及甘南的大事记,第三层展示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迭部县发展新貌。

俄界会议后,1935年9月14日,中央红军陆续到达迭部县旺藏乡。为了恢复体力和收容掉队人员,红军除一军团二师四团奉命攻取腊子口外,其余部队在旺藏休整一天。

在若尔盖草原上,矗立着一座由若尔盖人民政府于2007年9月9日所立,上书“共和国九大元帅经过的大草原—若尔盖欢迎您!”的纪念石,巨石上是几位红军战士高擎中国工农红军军旗,相互搀扶过草地的造型,红军战士的形象栩栩如生,异常醒目。

图片 16

记者来到白龙江畔的旺藏乡次日那村,穿过一条小路,一间普通的民房外立着牌子:“次日那毛泽东故居”。走近毛主席故居的院子,接待我们的是这间民房的主人桑杰,他指着一间稍显破败的二层木楼说:“当年毛主席就住在这栋房子的二楼,警卫员住在一楼。1935年9月14日,红军和毛主席从俄界来到次日那村,人困马乏、缺衣少粮,我爷爷和当地藏民热情接待了他们。”

图片 17

△腊子口战役纪念馆一层大厅

毛欢欢介绍,1978年肖华将军来到次日那村,亲自指认这间二层木楼为毛主席当年所住的地方。当地政府将它原汁原味地保存了下来,桑杰成为这里的义务守护人,负责接待游客和旧居的日常维护。30多年来,桑杰一直守护着这栋毛主席曾经住过的小楼。

阿坝若尔盖草原上的夏季牧场

图片 18

“这是一种信仰和情怀,我有责任把这间毛主席旧居完整的保护下来,并向来往的游客讲解红军在次日那村发生的故事,把长征精神一直传承下去。”53岁的桑杰,小外孙今年4岁,活泼好动、天真可爱。当年的硝烟散尽,如今这里的村民生活条件变好了,安居乐业、家庭幸福。

考察组从即将进入若尔盖草原的时候,就开始踏上了当年红军长征时的路途。过了草原不久就途经了著名的“巴西会议”遗址。巴西会议是决定党和红军前途命运的一次关键会议,在中共党史上有着重要的历史地位。

△红军长征在甘肃的路线图

红色基因永流传,创新发展再续新篇

图片 19

图片 20

腊子口战役的胜利,显示了红军智勇双全,不怕苦、不怕死的硬骨头精神。如今腊子河岸边的石壁上,当年子弹留下的痕迹还清晰可见。岁月更迭、部队轮转,当年攻打腊子口的红军部队如今身在何方?红色基因如何在一代代官兵中传承赓续?

通向“巴西会议”遗址的纪念石

△红一方面军长征前后实力统计。下面介绍红军长征经过甘南的大事记:

秋风劲吹,位于中原大地的陆军54集团军“叶挺独立团”正在集训。该团的前身,就是1935年9月攻打腊子口的第一军第二师第四团。

1935年8月底,右路军穿过茫茫草地到达班佑、巴西一带,等待与左路军会合。但张国焘率左路军到达阿坝后,违抗中央命令,拒不与右路军会合,并要挟右路军和党中央南下。9月9日上午,张国焘给陈昌浩来了份密电,参谋长叶剑英首先看到此电,电报的大意是命陈昌浩率右路军立即南下,并提出“彻底开展党内斗争”,企图危害党中央。叶剑英识破了这一阴谋,立即报告了毛泽东。毛泽东、张闻天、博古随即赶到了三军团驻地巴西,连夜召开了政治局紧急会议。会议决定采取果断措施,立即率红一、三方面军、军委纵队一部,组成临时北上先遣队,到阿西集合,继续北上,向甘南前进。

图片 21

夺取腊子口战役胜利后的八十一载峥嵘岁月里,该团革故鼎新、荣誉满身。从抗日战争的平型关大捷、解放战争中的四平保卫战,到新中国成立后解放海南岛、边境自卫反击战,该团一直以敢打硬仗、善打恶仗、能打胜仗着称;无论是奔赴1998年长江抗洪抢险前线、2008年汶川地震灾区,还是参加“和平使命—2005”中俄联合军事演习、新中国成立60周年国庆首都阅兵,该团始终能够不忘初心,牢记红军传统、发扬红军精神。

图片 22

俄界会议。1935年9月12日,由毛泽东提议,党中央在高吉村召开政治局扩大会,史称俄界会议。参加会议的政治局成员有:毛泽东、张闻天、秦邦宪、王稼祥、刘少奇、叶剑英、李德以及红一、三军团的领导人。会议作出了《关于张国焘同志的错误的决定》;确定了红军北上的战略方针,成立了由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彭德怀和林彪组成的五人团,作为全军的最高领导核心;并通过彭德怀关于缩小部队编制的建议,作出了攻打腊子口的决定。

该团五连便是当年腊子口战役主攻连的四团六连,被誉为“奇袭腊子口红五连”。几十年的南北转战,连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培养和造就了一代代的英雄战士。

川北阿坝风光

图片 23

在红五连荣誉室,记者发现,聚光灯照射下的“文物”竟是一个破旧的灰色木牌子。每年新战士下连、新排长报到、新干部履职,连队党支部都会安排参观荣誉室,展示那块泥渍斑斑、刻有“由此向前”4个字的木制路标。

考察组经过巴西会议遗址的求吉,开始进入大峡谷中的达拉沟,从这里开始即进入了甘南藏区。1935年9月10日凌晨,党中央率中央红军直属纵队离开巴西地区向甘肃俄界进发,走的就是这个线路。只不过当年的达拉沟中并没有一条像样的路。

△从莫斯科回国到达陕北的张浩,以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的名义对张国焘进行帮助,要其取消第二“中央”,成立西南局,直属中共中央驻共产国际代表团。

据介绍,1935年8月,连队作为尖刀连担负“草地开路”任务。从毛儿盖到班佑,茫茫草地数百公里,草丛下暗流纵横,烂泥污黑发臭,行走其间险象环生。怎么当好这个向导?大家开动脑筋,想出了妙招——他们连夜赶制“路标”,写上“由此前进”,再画上箭头,逢岔路口、险要处就插上一个,让大部队沿着标识方向顺利前进。

图片 24

图片 25

路标指示方向,“路标精神”鼓舞前行。“革命先辈的创造精神令人肃然起敬。对他们最好的告慰,就是接过创新的‘枪’继续前进。”红五连连长石庆琦说。那年全军特种部队比武竞赛在漠北草原拉开战幕。战士盛大金代表连队光荣参赛,面对全军各单位近百人的特战精英,他不畏强手,敢于亮剑,惊艳赛场,斩获4枚银牌。连队担负合成营试点任务,配属陆航、炮兵等多个兵种后如虎添翼,探索出8种合成进攻战斗新战法。

考察组车队穿越达拉沟

△张国焘、陈昌浩、徐向前等红四方面军主要领导在茂一带曾住过的“藏寨”。

敢创新、立奇功,已成为该连的鲜明印记。据了解,该连“创新小组”16年攻关不辍,尽管人员换了五茬却始终活跃,小革新、小发明、小创造不断为连队建设助力提速。

达拉沟是四川的拉吉乡到甘肃的达拉乡的一条大峡谷。直至今天,这条峡谷中的从川北阿坝进入甘南藏区的路,依然是一条坑洼不平的土道。车队经过的地方扬起一股股暴土尘烟,久久挥之不去。但沟内的景色却是非常秀美,潺潺的溪水流淌在峡谷中,山间植被茂盛,耳畔不时传来鸟鸣之声。

图片 26

岁月更迭,战场转换。经过岁月积淀的红色火种,如今在红军部队已成燎原之势。今天,踏上强军兴军新征程,新一代官兵弘扬红军敢打善战的精神传统,凝聚创新发展的时代力量,以新的姿态、新的荣誉,续写新的篇章。

图片 27

△红军在班佑寨住过的“牛粪房”

达拉沟的溪流

图片 28

考察组的车队还未驶出达拉沟,就看到了在沟中已迎候多时的迭部县乔梅副县长率领的藏族姑娘一行。经过献哈达、敬美酒的欢迎仪式后,在乔县长的引领下直接到达了俄界会议旧址。

△红四方面军一部

图片 29

图片 30

连绵不断的雪山

茨日那修整。1935年9月13日,毛泽东率领红军离开俄界,沿达拉河来到迭部县旺藏寺地区,部队在茨日那修整一天,准备攻打腊子口。

俄界,藏语译为“高吉”,系“八个山头”之意。这个村名,来自山寨背后有8个锯齿形的山头。俄界村地处岷山峡谷地带,山峦重叠,阻断南北通道。惟有一条发源于川北的达拉河穿行南北,沟通甘川。古人用兵征战,屡经此道。三国魏蜀相争,唐、蕃、吐谷浑交战,公元1253年忽必烈远征云南,均取此道。

图片 31

图片 32

△沿达拉河向旺藏进发途中全是横嵌在百丈悬崖上的栈道,有的凌空架在河面上,犹如空中飞桥一样,一不小心就会跌落深涧。

俄解会议旧址的毛主席故居

图片 33

俄界村会议遗址位于甘肃省迭部县城东南68公里处的达拉乡高吉村。是一座两层典型的藏族山寨土围墙木楼建筑,总面积238平方米,建筑面积102平方米,高6米。其中红军司令部面积69平方来,二楼的毛主席居室面积15平方米。现设展览室15平方米。

△茨日那毛主席旧居纪念碑

图片 34

图片 35

从毛主席居住过的木楼上看俄界村

腊子口战役。红四团于1935年9月17日凌晨6时,占领了腊子口。这时,毛泽东和林、聂等军团首长,也冒着枪林弹雨来到腊子口的横河小桥上,一边指挥大部队向隘口外冲去,一边向担任后卫的红三军团发出“腊子口已得手即照原计划前进”的急电。通报了红四团已夺取腊子口的胜利消息,并命令后续部队加快行军步伐,迅速翻越大喇山,向今宕昌县的漩涡、大草滩、哈达铺一带挺进。真是:“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面对考察组的到来,达拉乡副乡长来瑞香亲自担当解说员。来乡长深入浅出绘声绘色的讲解,令考察组的全体同志深刻了解了俄界会议的始末:1935年,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率领中国工农红军到达甘南迭部俄界。当时,甘肃军阀鲁大昌的新编十四师驻防岷县、甘南,卓尼土司杨积庆的两万藏兵也常年在此防守巡视。如果双方联合起来对红军进行夹击堵截,腊子口天险不仅不能顺利突破,而且将使红军的处境更加艰难。

图片 36

图片 37

崔谷仓获粮。1935年9月17日,红一方面军大部队在麻牙乡崔谷仓村露营时发现了一个存有二三十万斤粮食的粮库,属卓尼土司杨积庆的积年陈粮,在粮食奇缺的情况下,红军司令部决定自行开仓放粮,各部队将自己的番号和索取粮数都一一写在粮仓的门板上。

考察组参观俄界会议旧址

图片 38

然而,杨积庆思想开明,善于审时度势。知道红军是“抗日反蒋”,是“不压迫番民”的,于是决定对身处绝境的红军施以援手。当鲁大昌命令杨积庆的藏兵从后路堵截,实行坚壁清野,进而将缺衣少粮、人困马乏的红军先遣部队一举消灭在腊子口的深山峡谷之中时,杨积庆一方面假装响应命令,调兵遣将准备出击,以掩人耳目;一方面冒着风险,暗中派心腹与红军取得联系,表示愿意帮助红军。他写信指示自己的亲信和部下:“如果红军来了,不要堵击,将已破坏的达拉沟栈道、尼傲峡木桥尽快派人修复,让其顺利通过。”

△崔谷仓村现貌

图片 39

图片 40

迭部风光

翻越达拉山。1935年9月18日,在攻克天险腊子口后,红一方面军从腊子口乡朱力村出发,翻越了最后一座岷山雪峰-海拔4000多米的铁尺梁达拉山,向哈达铺进发,至此,长征的红一方面军结束了在甘南藏区的行程。

当得知红军粮食特别紧缺,靠吃草根树皮充饥之后,杨积庆便密令部属把迭部崔古仓粮仓的粮食偷偷献给红军,指示守仓官和库兵把内部仓门全部开锁,以躲红军为名,跑进深山回避。这些粮食充分解决了红军粮草不足、人困马乏的燃眉之急,为红军突破腊子口,顺利长征过境作出了巨大贡献。

图片 41

图片 42

红四方面军过迭部。1936年8月,红二、四方面军响应党中央号召北上,红四方面军从四川甘孜出发,沿着红一方面军的行军路线,进入甘南迭部达拉乡,穿越尼傲峡和九龙峡,到达麻牙寺。8月9日,红四方面军先头部队三十军八十八师再次攻占腊子口,歼灭鲁大昌守军约一个营,顺利翻越达拉山,于8月19日到达哈达铺。

迭部次日那毛主席故居

图片 43

红军过后,鲁大昌把腊子口战役失利的责任,全部推卸到未出动藏兵的杨土司身上,并以莫须有的罪名向蒋介石告状,说杨土司曾“开仓应粮,私通红军”。1937年8月25日,鲁大昌策动“博峪事变”,惨杀了杨积庆土司及其家属共7人。红军将领杨成武得知这一噩耗后非常惋惜,亲自为“杨积庆支援红军纪念碑”题写了碑文,予以缅怀红军长征途经甘南藏区时杨土司给予红军的无私援助和他对中国革命的卓越贡献。1994年1月1日,杨积庆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红二方面军经过的腊子口

图片 44

图片 45

毛主席在旺藏乡的次日那村住过的木楼

临潭苏维埃政权建立。1936年8月中旬,红四方面军逆黄河支流洮河西行,占领临潭县府新城,受到当地群众的欢迎。19日,红四方面军在临潭县召开千人大会,建立了临潭县苏维埃政府,颁布朱德总司令任命李仲方为“中国抗日救国军甘肃第一路军”总司令布告,同时民主选举产生了临潭县苏维埃主席,此外还在新城附近的三个乡镇建立了基层苏维埃政权。

结束了俄界会议旧址的参观,考察组驱车来到迭部县,受到了迭部县政府领导同志的热烈欢迎。在当晚下榻的迭部大酒店,迭部县政府设晚宴款待考察组一行,迭部的藏族民间艺术团为考察组表演了精彩的歌舞节目。

图片 46

图片 47

△1936年6月6日,张国焘被迫宣布取消他另立的“中央”。红二、六军团(后奉命与红三十二军合编为红二方面军)与红四方面军会师后,中共中央批准成立中共中央西北局。西北局多次开会研究北上问题,在朱德、刘伯承、任弼时、贺龙、关向应等力争下,红二、四方面军决定共同北上,同中央和红一方面军会合。

迭部藏族姑娘为贵宾献歌

图片 48△1936年7月-12月,红二、四方面军在长征途中组成“中央西北局”,由张国焘任书记,任弼时任副书记,统一领导红二、四方面军的北上行动。它是在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成员林育英的协调下,在中共中央与张国焘相互作出让步的情况下成立的。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会师。12月7日,张国焘出任“中革军委”副主席、红军总政委。中央西北局也随之趋于消亡。

4月17日上午,考察组离开迭部县,来到了旺藏乡的次日那村继续参观革命遗址。在“俄界会议”之后的1935年9月13日-15日,毛泽东等率领的工农红军途经迭部县旺藏,毛泽东在旺藏乡次日那村,向红四团下达了“以三天的行程夺取腊子口”的命令。如今毛泽东在次日那居住过的一幢藏式木楼,也成为重要的革命遗址之一,得到当地政府和群众的保护。

图片 49

图片 50

杨积庆土司援助红军过甘南。1936年8月20日,卓尼土司杨积庆秘密派人来到临潭红军总部,呈送书信和馈赠了马匹和羊只,表示友好和慰问,与红军达成互不侵扰的默契,红军走后,杨土司还以多种名义保护了一批红军战士。

当年红军经过的仙人桥

图片 51

从次那日村口出来就是奔腾不息的白龙江。江上至今还保留着一座仙人桥,只不过岁月的沧桑,使这座桥已陈旧不堪。当年红军就是经过这座仙人桥后翻越了卡拉大山,向腊子口天险进发。

△第十九代卓尼土司杨积庆与美籍奥地利探险家约瑟夫.洛克合影

图片 52

图片 53

迭部旺藏寺一角

△青年时期的杨积庆

从次日那村出来后,考察组一行来到旺藏寺参观。一份文献这样记载:1935年9月14日,主力红军和党中央机关到达迭部最大的佛教寺院旺藏寺。毛主席住在旺藏寺附近的次日那村阿尼家的二楼厢房里。藏区同胞从土司到百姓都为红军打下腊子口、实现北上抗日的战略方针提供了巨大而珍贵的支持。

图片 54

图片 55

中共中央西北局洮州会议。1936年9月27日,朱德等西北局领导在临潭召开军事会议,决定放弃西渡黄河至青海的计划, 按照中央的电令即行北上和一方面军会师,实现打通连接苏联的国际路线。

考察组在腊子口战役纪念馆前合影留念

图片 56

而考察组接下来的行程就是前往腊子口天险。近中午时分,考察组抵达了腊子口天险遗址,相继参观了腊子口战役纪念馆、纪念碑、腊子口战役雕塑群像和腊子口天险碉堡防御工事等景点。当年一部反映红军长征的电影《万水千山》,我曾看过多遍,记忆尤甚。其中就有攻打腊子口天险的场面。如今站在腊子口纪念碑脚下,望着对面的红军战士雕塑群像,在深深缅怀革命先烈的同时,展开遐想的翅膀,好像当年腊子口战役激战的景象,似电影画面一幕幕在脑海中涌现……

红四方面军离开甘南。1936年9月30日,驻临潭的红四方面军兵分三路撤离新城,一路由新堡乡经羊化桥直抵岷县;一路由白土坡、黑松岭出三岔口去岷县的西北部;另一路经羊沙、冶力关、莲花山直指临洮、渭源县。

图片 57

图片 58

参观腊子口纪念馆

△红四方面军长征路线图

腊子口,位于迭部县东北部的腊子乡,其间两山对峙如刀辟斧剁一般,峡宽约8米,峡长30余米,在崖壁上穿孔凿石搭起一座小木桥,峡底腊子河汹涌奔流,腊子口这般险要,称为天险名符其实。当地民谣说:“人过腊子口,像过老虎口”。但是,再大的天险也挡不住修养生息后如下山猛虎般的英勇的红军战士。于是,当年中国工农红军以摧枯拉朽之势,势如破竹般地打下了甘肃军阀、国民党新编14师师长鲁大昌重兵布防的腊子口。

图片 59

图片 60

红军两次过境迭部藏区,都严格执行党的民族政策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不私闯民宅和寺院,不损坏佛像和供品器皿。任何物件都完整无损,房屋均洒扫干净。红军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与藏民和睦相处,盛情相待,结成鱼水情谊的事例,在迭山藏寨多不胜举,至今广为流传。

腊子口战役纪念碑

图片 61

一份文献这样记载:1935年9月17日清晨,霞光驱散了峡谷的雾气,把柔和的金色洒满了山峦崖壁,腊子河欢快地唱着山歌顺峡而去。红四团的勇士们簇拥着被硝烟战火熏染的红旗,站在腊子口上,沐浴着血色般的朝霞,是那样的威武雄壮。尽管他们衣衫褴褛、饥寒交迫,却不能动摇他们钢铁般的革命意志,面对强敌他们无坚不摧,面对困苦他们无往不胜。长眠在腊子口的先辈们,用鲜血滋润着大地的每棵松树每块岩石,默默地与山河同在与日月同辉。

△红军在甘南留下的标语

图片 62

图片 63

腊子口天险的碉堡防御工事

△红军留在甘南的借据

图片 64

图片 65

腊子口天险遗址

另外,红军过后,流落了五六百名妇女、儿童和伤病员,他们都被当地藏民收养联姻,给予求生之路。这些都是当年迭部地区的各族人民对红军过境做出的不可磨灭贡献。

结束了腊子口战役的参观,考察组重走当年长征途中的一段红色之旅也圆满地落下了帷幕。

图片 66

△经过甘南红军军以上领导名单

图片 67

△走过腊子口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

图片 68

参观了搬迁到新址的腊子口战役纪念馆,又一次受到红色教育。值得一提的是,腊子口到宕昌哈达铺的75公里道路修通了,两个红色景区连接了起来,从腊子口去宕昌再也不用过那座令人胆战心惊的铁尺梁、绕道岷县了。

图片 69

△迭部县旅游交通示意图

本文由金沙国际网址发布于旅游,转载请注明出处:当年隘口只有8米宽,会议批判了张国焘分裂党和

关键词:

上一篇:【金沙国际网址】由塔刹、塔瓶和塔座组成,贡

下一篇:禅定寺在历史上屡遭劫难,】安多新娘出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