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址 > 旅游 > 土耳其国父凯末尔率军收复了被希腊占领的伊兹

原标题:土耳其国父凯末尔率军收复了被希腊占领的伊兹

浏览次数:179 时间:2019-12-08

“好比一位公主,伴着她美丽的白纱;就像幸福的春天,伴着她轻轻唤起的歌声。”法国文豪雨果是这样来形容伊兹密尔的。

众所周知,伊斯坦布尔是土耳其最大城市,第二大城市是首都安卡拉。那么,土耳其第三大城市在哪里?就是爱琴海西岸的伊兹密尔。

何新论希腊伪史:

穿越爱琴海的艺术之旅 ------ 记中国文联美术家创作组赴土耳其、希腊创作交流

------ 记中国文联美术家创作组赴土耳其、希腊创作交流

西临爱琴海的土耳其从史前起就是不同民族和文化艺术的熔炉,美术上先后受赫梯美术、希腊美术、罗马美术、拜占庭美术的影响。12世纪,奥斯曼土耳其人崛起,建立起强大的奥斯曼帝国,伊斯兰教美术成为当时的主流,18世纪中叶起开始受到欧洲文化浪潮的冲击。位于亚洲和欧洲的交界处,土耳其地跨两洲的地理环境,使得它在历史、文化及艺术方面独具特色。

与土耳其隔海相望、东临爱琴海的希腊则被视为欧洲文明的摇篮。德国近代伟大的哲学家黑格尔说过,在有教养的欧洲人心中,一提到希腊就会涌起一种家园之感。这非常形象地说明了古代希腊是西方文明的发源地,真正意义的欧洲美术是从古希腊开始的。没有希腊,人们就无法想象欧洲文明会是什么样子,当今的西方世界,无处不遗存着希腊文明的传统。

鉴于上述两个国家在文化艺术方面的独特性和重要性,以中国美术家协会秘书长刘健为团长的中国文联美术家创作组一行8人于2011年4月16日起赴两国进行为期11天的创作交流活动,完成了一次穿越爱琴海的艺术之旅。

此次创作交流活动受到我驻外使领馆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4月16日创作组抵达伊斯坦布尔当晚,与我驻伊斯坦布尔总领馆总领事张清洋先生、副总领事孙振勇先生在总领馆亲切会面并共进晚餐。

张清洋总领事称此次创作组沿海南下、直达素有“爱琴海明珠”之称的伊兹密尔市的考察路线是艺术家创作采风的经典路线,他相信此次活动定会使中国美术家们获益菲浅。

奥斯曼王朝的绝美建筑蓝色清真寺位于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旧城区中,它建于十七世纪初土耳其奥斯曼帝国最强盛时期,“蓝色清真寺”的得名来自其内壁以两万多块蓝色调的彩釉瓷砖嵌饰,透过彩色玻璃射入的光线,反射在蓝色的瓷砖上,放出奇幻迷离的色彩。

被包围在一片葱茏的树木中的清真寺激发了美术家们的创作灵感,不论是庞大而优雅的建筑本身还是在绿色树林中隐约显现的高耸尖塔和圆顶,亦或是穿着独特前来做礼拜的当地居民都成为美术家们写生的对象。

清真寺、教堂、皇宫等古迹让我们对土耳其悠久的历史和与伊斯兰教有关的文化艺术有了更深的体会,而现代艺术博物馆、绘画和雕塑博物馆等场馆则向我们显示了当下土耳其的一些美术现状:二战后,由于大批土耳其艺术家去德国、法国学习,使得西方现代主义美术思潮和流派对土耳其产生了巨大影响。有的艺术家全盘接受西方的艺术观念,创作与西方如出一辙,有的艺术家结合民族传统不断进行实践探索,可以说当代土耳其的美术,形式多样,风格迥异。

在伊斯坦布尔做短暂停留后,创作组南下,向着爱琴海地区最古老的城市之一的伊兹密尔出发。途经的恰纳卡莱小镇酷似长线状,有1200多米延伸到达达尼尔海峡中,它连接着玛尔马拉海和爱琴海。特洛伊古城就坐落于小镇往西25公里处。海港边建筑风格独特的酒店,青山碧水映衬着棕榈树下宽阔的海滨大道不仅给来来往往的人们提供了舒适的休息场所,更为我们的美术家们驻足不前、执笔作画提供了充分的理由。

伊兹密尔是土耳其第三大城市,也是历史文化名城、古迹众多,举世闻名的以弗所(又称艾菲斯)遗址有2000多年的历史,美术家们在看到它的第一眼,便感觉到了古老与沧桑。可容纳2万5千人的剧场、两层楼高的图书馆、127根石柱支撑的神殿、大理石街道、店铺林立、街心广场、大型喷水池、古罗马浴室、冲水式卫生间、精神病院等断壁残垣的废墟在美术家们的素写本上仿佛诉说着千年的哀怨,碧绿的草映衬着灰白的石,到处弥漫着沧桑感。

伊兹密尔是此次土耳其之行的终点。它的绮丽风光让美术家们在离开的当天早早起床,利用最后的一点时间来描绘爱琴海泛起的微澜、飞掠于浪花之间的海鸥,将水天相接,美不胜收的景色记在画本之上,更是记在心中。

怀着对土耳其的留恋和对希腊的向往,创作组于4月21日深夜抵达希腊首都雅典。

4月22日我驻希腊使馆代办郑曦原(大使回国休假)、文化处一秘陈晓宴请创作组。席间,郑代办介绍了希腊的历史与现状,深入浅出,幽默风趣,从而激发了美术家们对这片神奇土地的探究欲望,纷纷表示要永远留住无限的希腊之美。

接下来的几天,创作组参观考察了雅典卫城、国家考古博物馆、古希腊神秘之地、“世界的中心”德尔菲、被喻为世界最美胜地爱琴海璀璨明珠的圣托里尼岛等地。美术家们被这片神奇土地的雄浑、纯朴、神秘、与宁静深深吸引,边走边画,将古国希腊经久不衰的魅力留在了画作中。美术家们的创作激情也感染了当地的人们。开车的司机、餐厅的老板、喝咖啡的情侣、随父母游玩的儿童等等这些美术家画笔下的模特们在被画的过程中表现出专业模特的精神------直到美术家画完才变换姿态。他们对于能够被选中临摹兴奋不已,纷纷要求美术家们签名并与之留影纪念。

我们考察希腊期间正值东政教复活节放假,与中国美术家协会有着很好合作关系的希腊美术家协会得知我们的到访后特意调整休假时间,于4月26日以希腊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米哈利斯 帕帕达克斯先生、外联部主任娜娜鸿塔女士、艺术家瓦盖利斯瑞纳斯先生(中国美术家协会曾承办过他在中国的第一次个展)、罗安尼斯哈亚尼斯先生为代表与创作组见面交流。希腊同仁被美术家们素写本上那一张张精美的画作所震撼,艺术家瓦盖利斯瑞纳斯说他的那次中国之行对他后来的艺术创作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因为他被中国悠久的文化所吸引并将其融入于自己的创作。

与希腊同仁的见面为创作组此次创作交流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告别了希腊同仁,我们便踏上了回国的航班。

这次穿越爱琴海的艺术之旅时间虽然短暂,但是收获颇丰,并且尚未结束。驻伊斯坦布尔总领事张清洋先生在与创作组会面时说:“我觉得每一个活动都要有延续性,希望你们能在土耳其举办展览以展示此次创作交流的成果。” 希腊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米哈利斯 帕帕达克斯先生希望能够与中国美术家协会有更密切地合作,比如建立美术家工作室,互换美术家代表团、举办展览等,使两国的美术家能有更深的了解与交流。他表示将会让外联部主任娜娜鸿塔女士写一份详细的合作意向书寄给中国美术家协会,以使双方的合作能够尽快成为现实。

希望此次穿越爱琴海的艺术之旅能够为我们与土耳其、希腊两国的美术交流开启一扇门,推动与两国美术家们的相互合作,使东西方视觉之美交相绽放。

伊兹密尔是土耳其的第三大都市,自古该城便是爱琴海沿岸农业区的中心,全国重要出口港,也是历史文化名城、旅游胜地和军事要塞。这里是荷马的故乡,见证着数个古王朝的兴衰,曾经被遗忘,现在被记起。

图片 1

关于希腊伪史问题的循环诡辩

图片 2

一提到伊兹密尔,土耳其就特别痛恨希腊。安卡拉是内陆城市,伊斯坦布尔深处内海,只有伊兹密尔直面爱琴海。可是,属于希腊密密麻麻的岛屿,把伊兹密尔堵得水泄不通。一出港口就是希腊海域,还谈什么发展。

图片 3

伊兹密尔还保留着众多的名胜古迹,如古钟楼,15世纪的希萨尔清真寺,以及世界古代七大奇迹之一的阿耳忒弥神庙遗迹等等。举世闻名的有:埃菲斯希腊古城遗址、圣母玛利亚最后的隐居地等。

被土耳其人当成宝贝的不仅是伊斯坦布尔,伊兹密尔也是。在土耳其人心中,伊兹密尔是一座英雄的城市,代表着土耳其人的不屈精神。那是1922年9月9日,经过三年多的努力,土耳其国父凯末尔率军收复了被希腊占领的伊兹密尔,所有人都激动的痛哭流涕。

问:假如荷马这个人并非传说,而真实存在过,那么据有关资料表明荷马其实是小亚细亚地区人,为什么人们却说他的史诗是希腊雅典人的史诗?

图片 4

而提起伊兹密尔,希腊更加愤怒。他们会怒斥土耳其道:收起你们假惺惺的哭丧嘴脸!伊兹密尔三千多年前就是希腊的地盘。1919年5月15日,我们希腊军进入所谓的伊兹密尔,不是占领,而是收复失地。

答:因为小亚细亚当时是希腊雅典的殖民地。

于1901年的沙阿特·库勒斯钟塔(Saat Kulesi),堪称伊兹密尔人的精神象征—这座属于奥斯曼晚期风格的钟塔,是奥斯曼时期苏丹为鼓励土耳其人学习欧洲人守时的习惯而建立的。

图片 5

问:什么史料表明希腊雅典的殖民地曾经在小亚细亚?

图片 6

希腊一直把爱琴海当成自己的内海,是有自己理由的。早在古希腊时,现在土耳其小亚细亚半岛的爱琴海海岸,几乎全被希腊占领。希腊会问土耳其:除了小亚细亚沿海地区是希腊的,内陆地区都是波斯帝国,你们的奥斯曼彼时在哪里?

答:这是根据荷马史诗得出的推论。

并不似欧洲大多数城市的钟塔以绝对的气势俯瞰全城,小巧的它就这样默默站立在广场一角,细腻的雕花花纹与精美的结构设计却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华丽感。

希腊还真没说错。以弗所的修建者是爱奥尼亚人,2600年前,小亚细亚半岛西部有个强大的国家叫吕底亚,他们派兵向西,占领了伊兹密尔。当时的伊兹密尔,还叫希腊味的地名——士麦那,或斯密尔那。

——这是西方史学中一个典型的循环论证的诡辩。也就是说:他们用荷马史诗来论证希腊在小亚细亚的殖民地——然后用小亚细亚的希腊殖民地来论证荷马是希腊人。

图片 7

吕底亚国王痛恨希腊存在的一切,下令把所有与希腊有关的印迹抹掉。又过了300年,波斯国王居鲁士灭掉了吕底亚,伊兹密尔成了波斯地盘。然后就是马其顿大帝亚历山大成为伊兹密尔的新主人。

这种循环论证,即把有待证明的结论作为据以证明的前提,是一种有趣的诡辩术。

青山碧水映衬着棕榈树下宽阔的海滨大道,爱琴海泛起微澜,拍打着长长的海堤,凤尾、银箭等鱼类频频跃出水面,一群群海鸥飞掠于浪花之间,水天相接,景色美不胜收。

图片 8

[注:关于荷马其人是否在历史中存在始终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此即西方史学中著名的荷马问题。但是即使相信其人存在,关于其属籍也有严重争论。多数西方记载都说荷马是小亚细亚人,有说为爱琴海东侧的希俄斯岛人,或说是斯弥尔纳人,或说是伊兹密尔人,还有说是爱菲索斯人。在土耳其据说至少有9个城市都认为荷马是他们那里的人。这些地区都在爱琴海东侧的小亚细亚。

图片 9

关于古希腊文明,在学术界争议很大。有人说古希腊文明没那久远,都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人们批量造出来的,也有人认为古希腊文明确实存在。说一个在咱们国家几乎家喻户晓的人物——《荷马史诗》的作者荷马,据说就是士麦那人。

有趣的是,荷马,就是这样一个属籍不明、来历不明之人。荷马史诗,则是一部来历不明之书,但在西方史学中却被作为信史,奉为经典,而不是被看做文学或者神话。全部希腊上古史,都依据这部神话书而构造。]

从相机的取景框,你或许更能惊艳于这股低调的华丽,无论从哪个角度去构图,它温柔的身影与蔚蓝的天空妖娆成画,随便一拍就是完美的照片。

而在士麦那以南50公里,还有一个希腊人念念不忘的城市——以弗所,也译为艾菲索斯。以弗所曾在《圣经》里出现,这里建造了雄伟的阿尔忒弥斯神庙,这可是位列世界七大奇观之一的。到了古罗马时代,以弗所已是罗马的亚细亚省的省会。当时交通不便,欧洲人以为小亚细亚半岛就是亚洲的全部,就说人口四十多万的以弗所是亚洲最大城市。

(2014-10-26)

图片 10

罗马分为西罗马和东罗马,伊兹密尔成了东罗马,也就是拜占庭帝国的重要城市。由于拜占庭帝国与欧洲文明的不可割裂性,士麦那一直被视为欧洲城市。直到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崛起,在中国的北宋时期,奥斯曼攻占了士麦那,这里有了新名字——伊兹密尔,成为奥斯曼向爱琴海进攻的桥头堡之一。

堵车的城市慢行的大巴,却有那飞起的白鸽与相偎依的情侣剪影点缀在黄昏中金色的海岸线,这动人的节奏感,好像正是独属于土耳其的魅力所在。

图片 11

无比热闹的大街,从布匹衣服到金银首饰,食品箱包无所不包。 各种小巷穿行,会有不同的物品销售。有耐心逛就一定会有收获。

看到希腊絮絮叨叨,土耳其非常不耐烦,说这都是哪年的老黄历。少扯什么历史,只能说士麦那曾经是古希腊的,但现在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土耳其的伊兹密尔。

图片 12

希腊则继续反驳,说即使到了百年前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所谓伊兹密尔的人口,大多数都是希腊人!

图片 13

一战还没有结束,协约国就开始瓜分土耳其的地盘。伊兹密尔和希腊历史渊源太深,所以希腊可以在英国海军的帮助下,占领这座城市。

这里是荷马的故乡,见证着数个古王朝的兴衰,曾经被遗忘,现在被记起。以“美丽的伊兹密尔”着称于土耳其的这个都市,位于可以停泊各式帆船和游艇的细长港湾的最前端。气候温和,夏日时吹拂不息的清爽海风柔和了热烈的太阳。沿着海岸,一条椰子树成行矗立的步行道和马路一直伸延出去。

图片 14

图片 15

1919年5月15日,是希腊人高兴,土耳其人愤怒的日子。但最终笑到最后的还是土耳其,三年后,爱琴海的海风,吹不散的是土耳其人开心的笑声,他们收复了伊兹密尔。

图片 16

而希腊则会说:士麦那陷落后,土耳其对城市中的希腊进行大规模杀戮,这笔账永远不会忘记。

土耳其的第三大都市伊兹密尔,有着仅次于伊斯坦布尔的巨大海港,这里国际交往频繁,充满活力.

希腊和土耳其是一对天生死敌,在很多问题上都是找不到解决办法的。不论是伊斯坦布尔,还是马尔马拉海,还是爱琴海上无数岛屿,以及西岸的伊兹密尔,都没有答案。

图片 17

唯一可以明确的是,在可预见的时间内,希腊与土耳其,还会因为上述这些问题轻则争吵,重则动手。

更多历史地理文章,请订阅微信公号,地图帝

本文由金沙国际网址发布于旅游,转载请注明出处:土耳其国父凯末尔率军收复了被希腊占领的伊兹

关键词:

上一篇:现在广西的发展也是挺不错的,也许未来还会带

下一篇:伊朗几乎每个城市都有大巴扎,给我印象最深的